我记录了自己的整个婚育史,看看你能从中读到什么?

王晓筠 · 2018-12-07 19:01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那边的小诊所有个B超机,医生会带我到一个地方,再从这个地方转到另一个地方,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照B超违法。

图片均来自:插画家 Amei Zhao

我们通过相亲订婚,并在一年后结的婚。

刚订完婚,我在苏州工厂上我的班,他在北京上他的班,就这样异地处了半年。

过年的时候他老说,两个人分开,光靠打电话联络感情,感觉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男方家长对我们的关系也很着急。我想,这不刚刚订婚,我对他还不是很了解,算不上喜欢。如果在一起,我可以考验他一下。于是,我把苏州的工作辞了,打算去北京。

刚开始,我妈并不同意我去他那里,毕竟我俩还没有结婚,那几年大家的思想都比较封建。我跟我妈说,我来北京不跟他在一块儿,我重新找工作,他上他的班,我就观察他一段时间。但是没想到,来了根本不可能不在一块儿。

大年初七,我跟着他坐汽车来到北京。到了北京已经晚上六七点钟,我没地儿睡,就在他的出租屋住下,我对他说,我会之后搬出去重新找房子。

他住的地方跟地下室似的,潮湿阴暗,进门不开灯不行。小窗户可矮了,挺破的地儿。卫生间都是公共的,刷牙洗脸的地儿都没有,得从外面接水回自己屋,很不方便。住了差不多几个月,他看我也不太喜欢住在那儿,后来就搬到一个公寓里了。

我当时想着,就算我不和他在一块儿,别人也会想,反正两个人都去北京了,肯定会在一块儿。本来我就是思想比较开放的人,别人怎么想,我都无所谓,但刚来的时候我妈老唠叨,她说我俩在一块不能怀了孕。我爸思想特别封建,他说:“你怀孕了可不行,虽然订婚了,但是没结婚就怀孕在农村可不好。”

我妈也没说那么明,只说:“要注意点,千万别那什么。”因为我有时候在外面会收到避孕套,所以知道避孕这回事。小时候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做啥的,上学时的小男生特别坏,拿它当气球吹。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好多情况都是长大了,慢慢才知道的。

刚住在一块儿的时候,我老公跟我说出去买点东西,我以为他只是给我买生活用品,牙刷。到晚上回来时,他才偷偷跟我说买避孕套去了,我说他老奸巨猾,我那个时候就不会想那么多,可能他比我大三岁的缘故吧。

同居半年,我们一起上班的20多岁的小姑娘怀孕了,她之前已经流过两次,问我怎么办。我说:“你怎么不注意点儿,我都半年了,也没事儿。”正巧我老家一个闺蜜也怀孕了,我对她说:“你们怎么都怀孕了,我怎么没事儿?”但那时我的大姨妈也不太正常,就用试纸试试看,发现有了,吓死我了!

我想着先别跟家里说,咱俩自己偷偷做了。我老公说:“那有什么,咱俩都订婚了,有孩子就要。”他一跟他妈打电话,他妈就说:“不行,这孩子我要。咱现在结婚怎么着?马上就置办酒席。”我说:“不能结不能结,我自己处理!”他就说:“你现在就是我的人,这是我的孩子......”

后来我妈知道了,说有了就有了,这也没办法。但是我爸就特别生气,让我立马回去。我染个头发我爸都受不了,何况是未婚先孕。他觉得女孩子必须要扎头发,穿衣服也不能太花了,把我们管得特别严。他生气,后来也闹了一段时间,慢慢也就妥协了。

其实那时候都二零一几年了,没那么封建,感觉好多人都是这样的。但是在农村,大家不这么认为。比如跟我妈差不多岁数的人,一见到我,就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说没有。

我怀孕不到四个月办的酒席,肚子不太明显,那时我准备穿婚纱换衣服了,一些老太太就都专门瞅着我的肚子,不愿意从屋里出去。我说:“有什么好看的?”其实她们也能想到,就是故意装不知道,农村人不就爱凑那个热闹嘛。

我怀孕纯属意外,但那半年他确实对我很好。天天骑自行车载我上下班,后来又从自行车变成电动车载着我。回来就给我洗衣服洗脚,从未中断过,对我挺体贴。我感觉他不错,过日子也行,他不是那种乱买东西干嘛的人。虽然长得不是很讨我喜欢,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他还经常带我出去玩,给我买这买那的。

我那时候卖衣服,他一直做家电这块儿。快结婚的时候,我请了好长时间的假,我本来就怀着孕,那时候店里也出现几次盗窃,店门被撬,衣服被偷,事儿挺多的。正好要准备结婚,我就直接辞职没再做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怎么上班。

那时候年轻,不会做饭,天天吃泡面,叫外卖。我怀孕的时候基本没什么感觉,能吃能睡,偶尔刷牙的时候会吐,但其他还好,没有特别难受的时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天天玩。我可懒了,每天都是老公把饭放在桌子上,把垃圾桶放在旁边。我就在床上躺着看电视,饿了就吃口,然后往垃圾桶一扔,顶多上个厕所走走。

后来偶尔也出去溜达一下,但没什么朋友一起玩,人家都在上班。后来我妈不放心,就让我回去,可孩子奶奶那时候也在上班,所以我就直接回我妈那儿去了。我回去吃我妈煮的饭养得挺好的,肚子“蹭蹭”长得可快了。七个多月的时候,我妈说这肚子看着可吓人了。

不到九个月我妈就开始紧张,说不能在娘家生,她就老催我:“你快走吧。”我爸妈怕我出什么意外,婆婆那边怪他们,这边说不清楚。他们天天撵我,把我送到过婆家一次,过了两天我又回来。我们离得挺近,但是我婆婆在上班。

有一天晚上,我正和我妈聊天,突然感觉肚子下去了。其实还不到九个月,我妈看着就开始着急,说你快点给你婆婆打电话把你弄走!我婆婆问:“没事吧?”我说:“我感觉没事,就是我妈害怕。”我婆婆就劝我妈:“嫂子你不用太担心了,应该没事儿,还没到日子。”我婆婆再怎么着也得第二天一早才过得来接我,大晚上找不到车,她在市里上班。

再后来差不多九个月了,说啥我妈也不让我在她那儿,天天让她担惊受怕的。我婆婆就请了一个月假,在家陪着我,拉我天天出去遛。之后的事儿可多了,一天我吃了一大碗粥,晚上喝一大壶水,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喝下去的。我就是虚的,身体特别肿,就跟熊脑似的,一按一个坑。一个冬天我都没法儿穿袜子,只能穿个拖鞋。

预产期是3月底,但是到了日子还没有动静,往后推了五天。清明节那天晚上十点多,我见了一点点的红,其实一点点也没事儿,但是过了十二点,肚子就跟便秘似的。我一趟一趟地去厕所,感觉拉不出来。我婆婆问是不是有动静了,我说就是便秘,得多吃点香蕉。我一会儿去一趟厕所,一会儿去一趟厕所,差不多就没睡觉。

到了凌晨五六点钟,我婆婆害怕了,她说你这是要生了,因为她是过来人。我公公走了,她就说要跟我妈打电话。我说不能打,我妈本来就体质不好,还没生呢,等生了再打,省得难跑。

她说:“万一去医院,这边就我一个人,发生什么事让我签字的话,我受不了。”我公公离开时的各种单子就是她签的字。我死活不让她打电话,她说:“你知道还是我知道,你不懂就别嚷嚷。”她就打了120救护车,我不让她给我妈打,她就让我姐给我妈打。

到了医院,医生就给做检查,说各项指标显示就是要生了。那时候我就开始有点阵痛,稍微有一点受不了,我怕疼,就一直啊啊地叫。医生跟我说:“孩子个儿挺大的,不过你也挺壮的,可以尝试自己生一下。”我问自己生,疼吗?他说肯定多少有点疼。我说那怎么简单就怎么来,我剖吧!

那时候医院正好有认识的熟人,主治医生就是孩子奶奶找的人。医生说看你这人也胆小,正好我还没下班,你也空腹,我就先给你做完手术再下班。

我婆婆知道我怕疼,肯定生不下来,那就给剖了完事儿,紧接着就给我老公打了电话。我老公买的车票本来是中午12点的,但是后来没买到,只有下午五六点的时候走,差不多半夜12点到我们市里的医院。指望他就指望不上了,但他来不了,我也没什么失望的。

我婆婆要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不让,我说等我生完,出了月子再让他回来陪我玩。那时候20出头,年轻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未知的,我就一直想着玩。孩子奶奶说:“生命攸关的事,肚里娃都要出来了,他当爹的能不来吗?”之后非得给他爹打电话,我当时气得鼓鼓的。

但是上了手术台,我一个人也挺害怕的,本来就打个针都害怕,一看这么多人围着我,我躺在那儿整个人都哆嗦得不行。那个医生跟我说:“不用害怕,一会儿就好了。”

家属不让进,但是开刀的是我们特别熟的一个人。知道有熟人,我就跟打了镇定剂似的。医生在背上打麻药的时候,“咯噔”一下,感觉挺疼的,打完几分钟,医生就拍大腿问我有没有感觉,我说没感觉,他说麻醉上来了,开始准备。再后来剖就很简单了。

我记得剖得很快,就十几分钟完事儿。我感觉没多一会儿孩子就抱出来了,抱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想我这就是要当妈了,我现在就是妈了吗?医生把孩子往我胸前一放,说是个女孩,八斤二两。她大鼻子扁扁平平的,跟她爹好像,眼睛又睁不开,拍了好几下才哭。我感觉她贪吃贪睡,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也很少动。抱出去以后我就不知道了。

生出来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她丑死了,让医生赶快抱走。但是抱着在我怀里吧,心里又在想,原来这就是当妈的感觉,自己也哭了。后来我被推出手术室看见我爸妈,委屈得不行,我婆婆一个人也是各种害怕。我想说话,但是刀口还疼,不敢吱声,就只有哭。我爸说别哭别哭,又过来安慰我。

刀口差不多十几天才不疼,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那时候生孩子的人少,医生不让出院,要是现在,基本上两三天就把你撵出去了。

尽管打过消炎针,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是发烧了。

晚上来的护士亲自给我量体温,但有时候忙不过来,就让我自己弄。我婆婆不会认体温计,我老公又不在。护士让我自己看的时候,我就故意说不超过38度,因为我怕他在另外的地方又给我打针。

后来白天护士给我一量:“都38.7度了,明显发烧有炎症,要继续打针!”打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说:“没事没事不烧。”医生说:“估计你从昨晚就烧了,谁给你量的体温?”我当时就害怕,觉得能不打针就不打针。

那护士医生一进来,我就先抓着他的手说:“你是来干嘛的,你给我说清楚。”人家说来消炎。“怎么个消法,疼不疼?”我想先问明白了。然后医生说:“不疼,保证不疼。”我才愿意。

再后来就是给我按肚子,把瘀血按出来。医生也不理我那一套,让家属按着点儿。这么一按,下面哗哗地出来一个疙瘩,来回跟肠子蠕动似的,可吓人了。之后我老公、婆婆给我按腿,疼死我了。

怀孩子把我那个肚皮弄得太大了,皮也特别薄。过了五年,直到现在,我的皮肤还特别松。前两年我的皮肤就跟老奶奶的脸似的,全是褶子,特别严重。

生完孩子虚汗可多了,刀口还也疼,我稍微一动就出汗。我怕肚子太大了,又爱美,也没想着锻炼,就想着用带子能给收一下,就买了两个带子的内裤,开始勒。但是后来勒得刀口都发烂,我有点害怕,就没敢再穿了。所以对孩子一开始的照顾也不是很好。

孩子在月子里也不怎么哭,吃饱就睡,特别听话。

因为我婆婆比我妈还能说,我妈有点招架不住,就不怎么过来,每次都得我哭着求她好几次才过来。

那时候,我妹妹从江苏回来,她也喜欢孩子,给我孩子买这买那的,但是一提及让我妈留下陪我,她就不行。她说:“你有你婆婆,要我妈干嘛,我好不容易回来两天。”我也气,就隔两天给我妈打电话,让她过来看看我。我妈的地里也有活儿,不可能说光围着我。

我老公请了十二天的假陪我,虽然我不想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十二天已经是超出极限了。因为我需要有个特别能放的开的人在旁边才“得劲儿”。像我婆婆,本来跟她不太熟,我的内裤我都不让她洗,我会藏起来,给我妈打电话,让她过来给我洗衣服。

我妈说:“你婆婆照顾得那么好,人家还拿开水给你烫、消毒什么的,我用凉水洗,你还老嫌弃我,你让人家照顾你不挺好的吗?”我说:“不行,内裤我不让她洗,就让你洗!”

孩子奶奶看见我就说:“我给你洗就行了,干嘛还非得让你妈来洗。”我说:“那不行,就不一样,妈跟婆婆不一样,感觉妈得劲儿。”

我那时候可能年轻,鸡蛋、各种肉都不吃,就喝点粥,吃点青菜。她奶奶也不知道做些啥,天天一到饭点就发愁,每次做饭,我吃那一点,又浪费了,再一热又不好吃。主要是她做饭也不好吃。

月子里,我光想着减肥,吃得可少了,天天小米粥就喝一小半碗。可奇怪的是,我的奶可好了。她奶奶老逼着我喝猪蹄汤,我就喝了小半碗。半个小时后我一掀开衣服,奶“蹭蹭”地往外蹿。她奶奶说就没见过那么好的奶,我跟奶牛似的。我说可能年轻,底子好。

我瘦得可快了,出了月子跟现在差不多。我妈隔两天一看,说我脸又小了:“你吃呀,你怎么不吃,为孩子也得吃。”一出月子,我妈又开始骂我,说别想着见谁,现在不是见谁的时候。

可能是月子里减肥的原因,出了月子我说话都没力气,别人听不见。走路上也没劲,腿哆嗦。月子里还落下腱鞘炎,听说好多人都会犯。我去中医那,中医老远一看我,就说我气血不足,严重气虚、血虚、贫血,给我开了中药喝。我的脸色可黄了,蜡黄蜡黄的,没啥血色,也老可怜了。

月子是三十天,我们抢满月一般都是提前三天四天回娘家,我提前一星期,二十三天的时候就让我妈来接我,我妈气得不愿意接我。她不来我就哭、闹,给我爸打电话,让我爸说她。

那时候我家也没车,我妈就骑着电动三轮车,裹了一床被子来接我。我钻到被子里,她奶奶一看说:“不行,还没出月子,不能受风。”她奶奶又找了一辆车,让人家送了我回娘家。

我爸一看,我妈骑的电动三轮车我没坐,专门又让别人送的,我爸就有点生气。不知道他是感觉没面子,还是感觉我有点矫情。“干嘛非得让人家送,被子裹来不是一样吗?”其实我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爸那样说我,我委屈死了。就这样,我在月子里落下病,各种不顺气。

晚上晶晶一哭一闹,我就立马喂她,所以她奶奶说一晚上听不见晶晶闹,她老说:“我一晚上都听不见晶晶哭。”

我起了多少次,她听不见,我是不想让她进来,我才那样的。

她一说晶晶听话,我就心里不得劲。她睡在隔壁屋,打呼可响了,震天动地。她一打呼,我这边根本睡不着。脑子里各种想法,感觉有点产后抑郁症,想三想四,想这想那。不喜欢她就是会想她的各种不好。

我婆婆还老接陌生人的电话,我就怀疑她外面有人了。就想她跟谁好了,她现在又要结婚了吗?脑子里不想别的,就想这些。她说她要加班,老板叫她有事,但是她一回来又买了一堆衣服。

她好几年前买一个破睡衣就花了二百多,我就感觉我自己一个睡衣都没花那么多钱,她花二百多,谁给她买的?还有电话为什么这么多?而且她有时候接电话也不当着我面。我就给我老公打电话,让他把我接到我妈那,但我心里就想着:我婆婆在家干什么?反正就是各种操人家的心。

我想着不能同意她谈对象。一方面我同意的话,她嫁出去更好,就没人管我。后来又想,不行,她不能嫁出去,嫁出去谁给看孩子……就各种纠结。

想过来想过去,后来憋不住给我老公打一电话,我说:“你妈外面有人了。我接了一个号码好几次,我都背下来了。我打过去,是一个男的接的,一个老头。”

不仅我打,我让我妹还有我好多朋友都打那个号,听听到底是什么声音,到底是什么人在接。我婆婆她不知道,因为她有时候把手机落家里了。确实那个号老打电话,我一接他就挂了,我肯定很好奇。我老公骂我,说没有的事。我说:“真有,确实有,你不信问问你妈。”我感觉我老公不信我,不是因为委屈,我不委屈,只想把这事整明白。

之后我又给大姑姐打电话。


这是我这辈子以来干得最丢人的事——给人家闺女打电话说人家有人了。大姑姐脾气好,不骂我,要是换不好的早骂我了。我说:“咱妈好像外面有人了,她老接电话不当着我的面。”现在想,那时候是太愚蠢了,不是一般的好笑。

大姑姐也说不可能,不过她要是有,那就有了,咱也不能限制她,毕竟她还那么年轻。大姑姐也不跟我一条战线,老公也不跟我在一条战线,我心里又不得劲。

后来我老公说话也很直,就开玩笑问她妈:“妈,你是不是想找一个?”她妈一听这话就急了:“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媳妇儿跟你说什么了?不可能的事!我要是找,我早就找了!我都给你结婚娶媳妇,孙女都拉扯出来了?你这样看你妈?”她妈委屈了,开始哭。

我老公就又打电话骂我:“你是不是闲的?”我说:“谁要你给你妈打电话?我只是给你念叨念叨,我没让你给妈打电话。”然后我老公就生我气。

我那个月子也没坐好,这都是刚出了月子的事情。

出月子第三十四天的大早上四五点,我就起来洗头。我妈说:“你干嘛神经,大早上的。”晶晶4月5号出生的,那时候5月5号,挺凉的。洗完头,头发都没干,嘀嗒嘀嗒地滴水。我爸把电动车骑走了,我就跑我姐家借电动车,我说:“我要去我老公老家,有点事弄点衣服去。”离得挺近的,四五里地。

我得把这事给她讲明白了。

天还不怎么亮,我婆婆还在睡觉,我咣咣敲门。她开门说:“神经病,头发还在滴水,你干嘛呢?还在月子里。”那是最后一天,还不算出月子。她说我不活了,反正就是骂我。我看她也不太高兴,就说:“没事,我回来找点东西。”我不能上来就说那事。

后来我说:“妈你还生气?”她马上就开始委屈,开始哭。我说我跟她闹着玩,我不可能说是我说的,我要是说是我老公说的,他也不会和她说。我得把事揽到我老公那儿。

然后我婆婆也在念叨,她说:“行,你快回去吧,大早上晶晶一会儿醒了,闹什么的,你又穿那么少。”我说:“行,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也没别的事,咱俩还干啥干啥,我也没那么多坏心眼。”我婆婆说:“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我就又回来了。

其实后来这事完了,我也各种睡不着。晶晶睡了觉,我也睡不着,我老失眠睡不着,其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生产后特别抑郁,尤其是前几个月。

差不多刚出了月子没多久,我婆婆就跑东北去玩了,一家人瞒着没告诉我。后来我老公接我去他一个姨奶奶家玩,我看到他姨奶奶桌子上摆了好多照片。我一瞅,这不是她妈新拍的照片吗?这鞋,这衣服,都是最近新买的。看日期,是在晶晶刚出月子打完预防针,她就去玩了。我就不得劲。

为什么一家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我想再瞅瞅照片,她姨奶奶也聪明,就把我叫一边去了,不让我看,但我已经看见了。我心里就跟有事似的,我就问我老公,我说:“你妈去东北了?”他说:“没有,没去。”我说:“你再装,照片我都看见了,我眼睛没瞎!你们一家怎么这样?去就去了,你不能瞒着我。”

因为她东北有一个结拜的,特别好的姐妹,我结婚的时候人家也来了。我说:“我能理解,但是你不能背着我。我喜欢坦诚一点,你这样感觉没把我当一家人。”我老公说:“就怕跟你说了你生气,这没跟你说你还气,跟你说了,你不更生气吗?”

后来其实也没事了,但那件事在我的心里好久。生完孩子,那一年多的时间,稍微有点事,我就在脑子里能过好多遍,各种想法。但是后来慢慢地就好了。

我对女儿晶晶没太多感觉,刚当妈,感觉还不是那么强烈。她一哭一闹我就感觉烦死了,想揍她。其实晶晶也算是很听话,但是她偶尔一闹的时候,我也受不了。

两个月时,晶晶有点黄疸,医生说让她多见太阳,我就直接把她扔院子里。那时候都五六月份,都热了。太阳晒得她出了满头大汗,脸上可红了,出了很多小疹子。我在屋里看电视,我妈从地里回来,问我孩子呢?我说在外面院子里。

等我妈一看,她说:“这样孩子受得了?大热天里你还把她放在太阳最高的地方。”老家夏天蚊子多,她又不哭不闹,在车子里躺着玩。我就照样吃饭,玩我的。等我再去那儿,她真的被七八只蚊子叮着,全身上下哪儿都是包。

刚开始,我当妈的感觉还没来得那么强烈。后来慢慢地,她慢慢地会跟我互动,我才慢慢地会照顾她了。

她奶奶上班,我妈妈天天下地干活,别说让我妈照顾我,我还得给我妈做饭。后来老公就把我从老家接到北京,他上他的班。

他也是刚搬到这里没多久,他对这儿什么也不清楚,天天也是三线一点,哪里买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我说我怎么吃饭?他说外面很多餐厅饭馆,我就天天买就行。我买了十多天,最后吃恶心了,外面饭可油了。

晶晶四个多月,我给她弄了个大车子。刚开始,我把车子放楼道里,房东不让放,我就天天从一楼搬到五楼,五楼搬到一楼。那车子可大个儿了。她也不会坐着,只能躺着。我天天买个饭,其实也不是很方便。我说一天三餐老买着吃,吃恶心了。

我对老公说:“你给我弄个气,我自己煮点面条,稍微熬一点粥也比买着吃好。”他说:“你又做不了饭,买的不是很好吗?”他不会做饭的一个人,就感觉买很方便,做挺麻烦的。我说:“不行。”后来他给我弄了气。晶晶很听话,我洗衣服也好,做饭也好,她都很听话。

基本上,这孩子从一出生就是我一个人带的。晶晶七八个月的时候,正好是平安夜、圣诞节,越到这种节日大家都越忙。她发烧到39度多,我也一样。我这边不得劲,又没人帮我,晶晶还在那哭,怎么办?我就揍她:“你不是不睡觉?打你!”打哭了,哭累了,也就睡了。


那时候人家医生说让我打点滴,因为打点滴,我也没办法带晶晶。刚开始不知道怎么那么困,我就吃了一颗药,之后更困得不行,结果她还不睡,不睡我就不理她。她在那哭,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看,她爬我身上已经睡着了,挺可怜的。

她爹也跟我们在一块,但啥忙也帮不上。他天天也是起早贪黑,很晚才回来,挺辛苦的,我也不好意思让他帮。

晶晶生病,我能不让她哭就不让她哭,她一哭,她爹就休息不好,包括现在也是。

前一段时间我和晶晶一块发烧,烧得我算题都算不出来。他那两天正好赶在五一,可忙了,我让他在外屋睡的。

我自己体温计都甩不出来,抽出来甩掉了两个。体温计的角不小心碰到壁上,碎了。她现在大点,就好多了。光她自己生病还好,就怕两个人赶在一块,真是难受。

在晶晶之后,我还流掉过一个,刚开始挺那什么,现在两年了,时间一长就不想了。

那时候正好平安夜,我跟我老公说我想要老二。我老公没做好准备,我说没事,两个我能带,我感觉我没问题。

过年回家,我大姨妈稍微推一两天我就立马试,正好我们一次就有,可准了。其实我挺高兴的,就跟婆婆说。婆婆没有太开心,孩子她肯定想要,但她主要想要个孙子。

那时候我刚怀孕,还不知道是男孩女孩,但她奶奶属于刀子嘴豆腐心。我第二个刚有的时候,正好赶在过年又去青岛,又回北京,来回折腾,基本天天都在车上。不消化不得劲,老吐。她老问我怎么了,一会儿就吐了。跟她时间长了,也了解她一点,但是也挺不得劲。

后来差不多两个月左右,我也是出于好奇,因为我们那有中医,他说他能把脉,一把就能知道是男孩女孩。我一把,老中医就说是个姑娘。那个老中医他们祖传好几代都是中医,他儿子孙子现在都是,都80多了。我是自己出于好奇去的,因为我一个朋友她正好也怀孕了,她要去把,然后我说我也去把一下。一把说我是姑娘,当时说是姑娘我也没事,我跟我老公无所谓。

回家我跟我婆婆一说,我没告诉她,我知道要是闺女她肯定不高兴,不跟她说。然后我跟我老公说的,我老公说女孩就女孩,反正都是咱俩的,就要。然后他跟他妈一说,他妈就不太高兴,不太高兴她也没明着说。

她天天问我什么反应,跟上一个有区别吗?我说是姑娘,哪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但其实我当时不太高兴,她老那样,我真不喜欢。

我说要给老二上户口,想故意气她。其实不能上户口,但是按说我怀孕了,她得往大队报,给妇女主任说一下。

我说:“我要回老家去上户口。”她说:“你自己说上就上,我儿子没回来,你能上呀?”我说:“他不回来我照样上,拿着身份证,我们一家三口的户口本,到那一盖章就完事了。”她说:“什么事都等我儿子来了再说。”我说:“干嘛非得等你儿子,你儿子来了又怎么样?”她就在那自己念叨:“怎么我老王就没这命?”然后我就不想理她。

我老公没过几天就回来了,他两个在电话里、微信里怎么说的,咱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老公说要带我去做各种检查、B超。其实之前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就做了好几次B超,都说是女孩,他不死心,又带我跑到河南去做。河南那边做这个的特别多,神神秘秘的。

那边的小诊所有个B超机,医生会带我到一个地方,再从这个地方转到另一个地方,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照B超违法。

一照完B超就说这是姑娘,我老公说:“姑娘行,没事。”医生问:“你这要不要流?你要流的话,我今天就给你做。”我说:“我不流,我要,我就看一下男女。”他说:“没关系,你要流的话,我这儿有药,现在月份也不是很大。”我没理他。

回家了之后,她奶奶天天不高兴,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我就问老公:“你在意男女吗?”他说:“你要听实话吗?”我说:“你说吧。”他说:“我爸走得早,就我自己,妈那意思肯定想要个孙子,这边好多人看着,这是让我不孝。”我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了。不要,那怎么办?都四个月了。”他说:“我也心疼,各种纠结。”

后来我就问我自己的爸妈,我说妈怎么办?她说:“换个角度想想,其实我要是你婆婆的话,肯定也想要个孙子,没办法,咱就受罪,谁也不想走这一遭。”其实我也能理解,我也不是说那种不懂事的,所以后来就找人给做了。其实自己也很纠结。

我没感觉儿子多好。男孩调皮,我以后还得当婆婆伺候儿媳妇,凭什么?我不喜欢,也不愿意。反倒觉得女孩挺好的,像个小棉袄。我们三姐妹现在都挺疼我爸妈。

我姐并不是我的亲姐,她是我姑生的。我姑一直想要男孩,在她生了一个女孩后,又生了一个女孩,也就是我姐,再生就要罚款了。正好我家那时没孩子,她跟我爸妈一商量,就养了。

后来过了八九年,我妈怀孕了。她也想要个儿子,因为计划生育,就把我寄养在我姑家,我长到8岁回来的。

我姑原本是打算把她闺女直接给我爸妈养的,但看我姐长大了,她又感觉有个姑娘挺好的。我姐后来挣钱了,她心里痒痒的,又要认她回来,当时她摆了好几桌酒席相认。

我妈对我姐挺好的,从小照顾她,真心疼她。而我姑就不一样,她是有目的的。

我姐那时结婚,我妈给她买了很多东西,我姑就给我姐几百块钱。我姐生孩子,我妈拿了一万块钱给我姐,而我姑跟我姐说:“我先给你一万块钱,但回头再给我六千块钱。”就是让我姐再给她退回去,我姐可寒心了,这还是亲妈,来回这样搞。

我之前以为我姑对我可好了,但是我偶尔听到她在背后说我,我可心寒了,我想,我一直爱的人原来不喜欢我。我爸妈生气总会因为她,她说我妈这不好那不好,我爸耳根子又很软,因为是自己的妹妹,死要面子等各种原因没法去说她。

我二胎在老家做的流产,也是挺大的医院,找一熟人老太太,先让我吃药。那孩子可难掉了,四个月的她就有点小胎动了,只是还不太明显。我提前两天吃的药,把手放在那儿能轻微感觉到她在小动。后来吃了药,她就不动了。医生说按道理应该会有点肚子疼,但是我吃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老太太也很着急,没经过医院的手,她看我没反应,又在我下面塞了什么药,我不知道,塞了三回才有效果。

前两回的时候,那老太太也比较着急,因为明天正好不是她的班,就着急下班。她看我没反应,一次一次加大药量,当加到第三次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疼,一阵一阵的,跟生孩子一样,尽管我没生(顺产)过。

后来也不见流血,最后一次塞药没一会儿,特别疼,接着羊水破了,她就让我躺在那。一会儿孩子就出来了,我都不知道孩子怎么出来的,我没敢看。

我听见老太太说让我婆婆看,婆婆说:“没流错,就是一个女孩,感觉跟生一样。”那时候,我老公也回去了,他一直陪着我。

我都疼死了,一阵一阵的疼,用的也不是无痛人流,刚疼时,我就一直说:“给我打麻药,给我打麻药。”

麻药得经过医生签字,不然那个麻药,她拿不出来。她骗我,在我屁股上扎了一针,但什么效果都没有。我说:“你没打。”她说:“打了,怎么没打?”我说:“你骗我的。”那时候也顾不上和她争论。后来我一想,才花了四五百块钱,怎么可能打麻药。

这次我没坐月子,没有得到好的照顾。刚流完的第二天,我就吵着要回北京,但是婆婆说不行,我妈也说得养养。到第三天,我说啥也得回北京,我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我老公也得上班,家里几天没回来,好多灰。我挨着擦洗,然后各种换床单被罩啥的。我感觉跟没生孩子一样,身体没有影响,可能还是我年轻。我妈也老说我,但是在家憋十几天,我憋不住。

老公偶尔说点暖心窝的话,我就特容易感动。前两天他说:“我做老公做得还不合格,以后得好好疼你,得学着做饭。”其实他光说不做,但是我听了就很开心。

他其实对我挺好的,时不时能说点煽情的话。我就是讨厌他啥也不会做,太懒了。他也不是懒,就是不学。但是他把家当都给我,财产都是由我把关,但我是鱼的记忆力,三秒钟立马忘,比如我老问他密码。后来,我说钱我不要,我放在那儿几千块钱,什么时候放的都不知道。

给我闺蜜随了八百块钱,他说:“当时你结婚,她没给你随,现在你给她随了八百。”我说我都不记得这回事。反正记忆力烂得不行。我妈说就我傻,我说当时我结婚比较早,闺蜜确实没钱,现在不一样了。

我一直打算再要,我老公害怕,不敢要,希望再缓缓。我们商量的是,这个不管男孩女孩都要。其实我现在也拿不定主意,一直没敢要,但是我妈老给我说,让我吃中药调理人的酸碱性。我觉得这个方法挺好,也管用。我有时候挺怕跟她打电话。

有时候聊到这个事,婆婆的意思也是这样:“人家吃中药可好了,可准了。”如果再是女孩,我打算要,但他们要是不想要,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妈也说了,老这样对我也不好,下一个是什么就什么,不能听他们的。我老公也说,下一个不管什么男孩女孩,不再让我受罪了。当别人在我面前说顺耳的话,我就很容易改变方向。

现在确实太忙了,压力大。天天起早贪黑,一周又很少休息。睡不好,吃不好,老公感觉身体不行。晶晶大了,要是生的老二像晶晶那么乖就没事。我不想让她奶奶带着,我老公老说我:“你自己带俩可能吗?想想都不现实。”我说:“怎么不现实?”

“你看新红生了老二,天天发表的心情,看着有点害怕。”

“新红她爸爸来了一起带孩子,就像我姐现在有老二了,老大完全就是散养,你爱咋滴咋滴。”

我老公晚上有时候10点半回来,有时候更晚,我都睡着了,等我一睁眼又没人了,经常这样。我感觉和他在不在一起都无所谓,他也帮不上。

我几次出去用小黄车需要开锁,但从来不找他。我老公的小黄车交了押金,我找他开也可以,就是想不起来找他帮忙,就找别人给我开。家里买柜子也好,修理床也好,搬重东西也好,我也是找我的朋友帮我。

有次我让他帮我,他说:“别弄了,差不多就行了。”我说:“得了,我不用你,我找别人一样可以干得了,有你没你一样,你给我钱就够了。”

我想让他帮我洗一个东西,他说:“我不洗,我一天到晚累死了,你给我洗。”最后,还是我给他洗。

我内心有点小女人,小心思挺重,又很在意细节,想和他互动,但互动不起来,感觉跟他在一起没劲。那天一进门,我说:“你站在那,别动。”他说:“你干吗?”我刚要跳过去,抱他一下。他就说:“你别过来,别过来,你踩我脚了。”现在网上可流行一下子抱住老公了,而我们一点默契感都没有。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本必须要粉粉的。我的少女心太重了。

上次我家前院房东大姐的闺女结婚,一想到她闺女结婚,我就感觉我好像忘了点事,翻日记一看,我和老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已经过去了。我问他这个事,他竟然压根儿不记得。他说:“有什么意思,什么纪念日、情人节?气死我了,跟我不在一个频道!”

我准备放暑假就带着晶晶回去,跟我老公说过,他也同意。因为晶晶在这儿学得太浅了,老家现在学前班写的字,都怕她跟不上。晶晶在这儿要是能进公立学校,我也就不会回。一家三口在一块最得劲了,但想想跟她奶奶要是长期在一块,肯定会有各种矛盾,她的生活方式、观念跟我有很多不同。我从结婚时就没跟她奶奶在一起生活,基本上不在一块儿。

我们在聊城市区里买了房子,周围学校挺多的。

大姑姐的孩子挺闹腾的,那天回去大姑姐家吃满月酒,我们去坟上给他爸烧纸,看她哭得那样,我就心软了。我跟她说:“姐,回头让妈给你看孩子。”其实我心里挺不得劲,晶晶都是我自己带大,但是看姐又可怜,她也是婆婆、公公帮不上忙,要她自己带。

我婆婆现在不上班了,在给大姑姐看孩子。对于婆婆给她看孩子,我刚开始也挺纠结的,我这人真的是……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王晓筠
木兰“生育故事”计划志愿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