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我们,这些年如何谈“性”

莉亚 · 2018-08-21 16:0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主流的宣传仍然是要将性行为限制在婚姻范围内,将女性的身体打伤上财产的烙印,同时用性别、权力、地位等等将人划分开来,借此分配不同的性权力。但性作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是想限制也限制不了的。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自从知道“男女之事”开始,一直到生孩子以前,“性”就是个让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讲出口的字。甚至写出它,或者打字出来的时候,我的手指头都会感到不好意思。

这当然和家庭教育有关。我爸对这类话题避之不及,电视里有雌雄动物交配的镜头,他也会迅速换台,避免我受到“污染”

最初的性教育来自我妈,不过她也就是说一些我是“从她肚子里蹦出来”之类的话,让我一度以为我是她从肚脐里出来的。当然,我的身世还是比那些被家长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同学们要强一些。

 “受精”、“性交”……这都是我会认字之后,自己偷偷查辞典才了解到的知识。那还是在小学,我一边查,一边还在心里反复念咒:那是印在辞典上的,那是印在辞典上的……好像这样才让我的行为有了“合法性”。

上到初中,我第一次听说有同学发生了“性关系”,尽管那位同学是出于信任才告诉我,但我仍然感到震惊,不敢相信——什么?要有受精卵产生了!当时我还以为发生性关系就会怀孕。

我妈在送我去外地上学之前,第一次和我比较严肃地聊到“性”。她讲她上学那会,宿舍有个女生谈了男朋友,怀孕了,不敢说,自己吃了堕胎药,在宿舍里流了很多血,很痛苦,告诫我要小心。

我没好意思再追问我妈,是让我小心别有性行为,还是小心别怀孕?但我还是有点惊讶:原来婚前性行为在那个“民风淳朴”的1970年代也是有的啊……

上学时,我和宿舍女同学们偶尔会聊到“性”,可能因为我们在家里接受的性教育程度都差不多,又还在读书的缘故,大家讲得都很隐晦。即便有谁和自己男朋友在外面过夜了,也从不会承认发生了什么,接吻什么的已经算是可以在同学中“公告”的极限了。有些人说起某个女生做人流的传闻,总还要表示一点点鄙视,以表示自己的“纯洁”。


后来工作了,有了收入之后,不知是不是和经济稍稍独立有关(心里默念:经济独立,性也可以独立),我心里对于“性”话题的禁忌好像破除了一点点,可还是从未和别人主动谈起。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小公司。有一个小我34岁的女同事,我俩关系还行,都知道对方有男朋友,但谁也没问过谁是不是已经和对方同居一类的话题。半年之后,有一天,她突然大笑起来,把她的手机拿给我看,上面是一个有关“黄瓜”的黄色笑话。我有点尴尬地笑了两声,瞬间明白了她和她男朋友的状态。

第二份工作是在一个大型工厂的流水线。有一次,拉对面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我俩照例讲了几句你是哪里人,在厂里做了多久,住在哪,房租多少一类的日常套话。然后她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和我谈她的男朋友对她如何好等等,我一边做事,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

突然,她来了一句:“他今天早上非要进去,我说不要,他就……”

嗯嗯?我有点发呆。“进去”?难道是指……我抬头看了一眼她,她正故作娇羞地笑着。她的表情告诉我,其实她一点也不觉得害羞。倒是我有点凌乱了:我们才认识十分钟,怎么这么直白告诉我这些呢……

后来她又和我讲她的邻居们如何叫床,对面出租屋里,有一对男女经常不拉窗帘,就那样开着灯做,诸如此类。听她讲多了,我耳朵适应得也很快。

想想也是,这种生活环境下,哪里有什么隐私可言呢。在这楼挨楼人挤人,遍地都是黄色笑话、人流广告的工业区里,性交,不就是和吃饭一样稀松平常的事情么。

不过,能这样直接说出口的女工还是少数。更多的人尽管私下该干嘛干嘛,但对“性”这件事还是羞于谈起。


慢慢地,看多了有关性话题的书,接触了各类想法,直到自己有了孩子,几乎完成了一个女性躯体可以有的所有生理行为之后,我终于可以坦然面对“性”这个字眼。

是的,我现在可以在办公室里当着男同事的面,和其他有过或者没有过性经历的女同事毫不避讳地谈起这个字。甚至和另一位姐姐一起鼓励一位女同事和她一直没有进展的男朋友尝试一下性行为,以便了解她的男朋友和她是否合拍、性福,然后再考虑结婚与否——当然是在她完全自愿,有避孕措施,且不会产生心理阴影的情况下。

这也部分归因于我们有一个宽松融洽的工作环境,大家对于性的认识也比较同步。现在小我十多岁的孩子们,已经不像我们当初那么无知、受限了。

社会上对于“性”这个话题,一方面可以谈的比之前多得多,一方面又是各类观点混杂。主流的宣传仍然是要将性行为(尤其针对女性)限制在婚姻范围内,将女性的身体打伤上财产的烙印,同时用性别、权力、地位等等将人划分开来,借此分配不同的性权力。

当然,事实上的情形总是另一码事,性,作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是想限制也限制不了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莉亚
打过工,写过文,目前在公益机构,关注工人问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