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城市中女工所遭受的压迫和歧视

丁当 · 2014-12-25 17:00


任何暴力对女性都不怀好意,无论是遗弃女婴还是性侵女童。在种种艰难中长大的女人,不光要怀胎十月历经痛苦地生下孩子,还要承担大部分的家务劳动和养育孩子的责任,有时甚至受到家暴的威胁,有些女性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处于下层,就连生养孩子,女性的身体也是被控制的。不停的检查孕环证明,变相强制上环结扎,用福利制度挂钩胁迫女性身体妥协,对于在城市里打工的女工,生存更加艰难,不光工作环境不安全,还面临长时间的工作压迫,性骚扰等,家庭里面有了小孩后,看似完成一个重要的使命,但对于个人身体的控制才刚刚到来……


我在深圳工作10多年了,社保缴了8年多了,但是要享受深圳市民的待遇困难重重,小孩上学幼儿园政府本来要有补贴一年有1000多元,另给小孩上少儿医保政府一年补贴有300多,但是要享受此资格需要符合条件,要有流动婚育证明,社保缴费年限够一年,有租赁合同等,要想上小孩上公办学校其中三样证件必不可少。其中最难搞的就是流动婚育证明,我特地请假回家办理,但是基层办理人员二话不说,只关心上环没?我说没有,他用另一种眼神打量我,说你小孩都三岁多了,知道办证了才想起来,没有上环办不了,于是我很气愤问那条法律有规定必须要上环,在3个工作人员不停的翻阅当地的法律终于找到了一条,已有一个子女的国家提倡上环,当时我回应道,法律说提倡并非强制,办事人员火了大声说就是强制,后来有人打圆场说,不上环也行你要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你不能上环开证明才行,说着让我先去街道填个表,(其实就是支开我让我多走一个程序而已),后来我去居委会,工作人员也问了同样的问题,接着打了电话请示了下领导,结论是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可以不上环,如果是男孩必须要上环才可以办证,她让我马上去上环,我说我要上班况且上环还需要休养,她说不用一下就好了,我无语……


当时很想着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律师,想去告行政不作为,法律里面完全没有说强制上环,凭什么一定要让女人上环呢!再说了又没有超生符合计划生育政策,(记得当时结婚时居委会就收到了我500元说以后生了小孩上环了再退还给我)。我碰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有很多地方如果不上环,小孩就没有办法上户口。有次给小孩办少儿医保(当然没有办到婚育证明不能享受政府补贴),有很多需要监护人签名的文件,有一个妈妈全部签爸爸的名字,原因是担心签了自己的名字到时候又要办理检查计划生育的证件等,不禁想问谁给了基层执法人员这么大的权利呢?可以任意乱作为,乱收款,不发证,走关系……这些东西并没有明文规定但可以明目胆张地进行操作,在前几年更有怀孕7月以上的孕妇被强制拖走打胎,但是没有人去制裁这些刽子手  !


作为本地人的女性同样遇到这些问题,但是外地人还是很希望成为本地人,至少伤害没有那么赤裸祼,比如办少儿医保和享受幼儿园政府补贴需要当地办理计划生育证明,已有一孩办理计划生育证明,只要开一个证明保证不会再生小孩且使用避孕措施即可,并不需要被强制上环才办理,也不需要一定要买社保证明。本地人可以自己购买社会保险,而外地人一定要有工作单位才可以。福利待遇和公共资源的差别可想而知,小孩上公立学校一定是本地人优先,在这个城市打拼的外地人永远放在最边缘。


最后想到一本书里的一段话:“倘若每一个远离故土的男孩都是一株无根的草,那么每一个身处异乡的女孩就是一朵飘零的花! 我们用青春和血汗繁荣了别人的城市,却荒芜了自己的家园”用青春和血汗繁荣了别人的城市,但是繁荣的城市不承认你做出的贡献,在各种福利待遇面前都区别对待,而女工因为性别歧视则不停受到各个方面的阻力,荒芜的家园早已回不去,熟悉的家乡(因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户口早已不在家乡),新的家(老公的家)从来没有生活过,怎么能说是家园,而生活最久归属感最强的打工地,却从来不承认你是这个地方的人,入不了户口(积分入口或大学生才可以)更别说在这个城市买房安居了。没有家的方向,处于低层的女工没有钱没有关系没有选择权,任由不同部门制度控制……

作者:丁当
16岁来深圳打工,不喜欢被别人代言女工。现于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主要服务基层女工和流动儿童, 和女工一起发声。女工自主,蔷薇绽放!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