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要参加打工春晚女主持人竞选

丁当 · 2014-12-19 17:00



想必大家对打工春晚已不再那么陌生了,今年将举行第四届打工春晚,打工春晚的意义大家有目共睹,尤其是工友们自编自演的节目真实地反映了工人的心声,也一度让工人的身份价值得到了媒体更多的关注。这几届我都没能到现场观看或参加打工春晚,很是遗憾,而今年当我看到打工春晚在招募和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搭挡的女主持人时心情异常激动,这说明打工春晚更加重视女性了。我想把女工的声音传递出去,让更多人听到女工的声音,同时我非常适合参选的标准,于是我决定报名参加打工春晚女主持人的竞选,以下是我报名的原因。


第一,女主持人应为工厂女工,我符合这个要求。我14岁就出来打工,很多同龄人上学时我就已经开始了工作,16岁时我来到了深圳,打工期间,我和一样为了生活劳动的姐妹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分享秘密关爱对方。同时,我也体会到在流水线上人不再是人,而是与机器融为一体来创造产品,产品与生产它的人没有丝毫感情,它不是属于工人的,它确实是给工人带来了微薄的收入,工人却是要付出汗水与生命的代价才能换来这些产品的。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依然开心地谈论着理想,想象着美好的爱情,甚至给一些组长,主管,老板起很多外号来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有时也会因为下班后能早点接到洗澡水而高兴好一会,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话题。后来我进了姐姐所在的那家电子工厂,是生产数码相机的,也因此有幸早早接触到高科技,发现数码相机这么神奇,也因为这个厂有图书馆,有电脑室,台球室(尽管从来没敢在里面玩,大多是男生玩或男生关系好的女生有时也会玩一下)而一度感到自豪。期间我接触到了劳工机构小小草(之前是工友书屋到现在萤火虫)让工余之外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开始疯狂热爱这里,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后来我成为了劳工机构的工作人员。


第二,女主持人除了应为工厂女工之外,也可以是劳工机构的一线女同事。我是劳工机构一线的女同事。我从18岁正式成为劳工机构的一员到现在已有8年多了,在这过程中我从一个小女孩成为了妻子,现在成为妈妈了。我从一个害羞内向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带领工人小组组员互相学习的劳工机构成员。现在我已经有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对性别问题也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些过程是用10年的时间慢慢累积出来的。在劳工机构,我接触的工友比工厂里多的多,面向也不一样,从姐妹小组(谈论着性健康,社会性别,自信心提升)再到工伤互助小组,每周去一家手外科医院看望那么多躺在病床上的工伤工友。他们每天打着点滴,为了医疗费工资而发愁,为了今后的生活而迷茫着,同时也因为一个工伤工友找到老婆而互相加油鼓励。我们在病房里谈论着工伤权益,一起爬山谈笑,一起唱歌谈心。后来成立一个小组互相分享彼此的心声。再后来我开始组织地区的工人小组,我们每周去大大小小的工业区发着劳动法资料,解答着工友的诉求,和工友们辩论法律是否有效,工人未来的出路,基层部门不执行法律的情况。我们放着工人的歌曲,每到一个新的工业区,工人们总是一哄而上把劳动法册子与知识单张“抢”走,可以看到工人对劳动法知识的渴望(越偏辟的工业区册子越受欢迎)。这时候也是义工们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改变违法工厂的希望。现在工人小组形有自己的组织框架,有自己的制度运作。


这两年我也负责女工工作,从“最牛女工”到“女工最勇敢”,我将全身心投入女工工作。我之所以这么坚持,也是因为在人生的各个阶段经历了性别身份带来的不同程度的歧视与困境。首先,是对家的迷茫,城市没有家,老家不是家,结婚了老家户口不在了。其次,是对结婚后组建的大家庭完全陌生,还要跟一家完全没有关系却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女工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女性。如果男方在老家的房子是男方建的或买的,离婚了女方将什么也没有。女性的身体也受到各种限制。小孩上户口,读幼儿园,买少儿医保,上小学这些事情都需要流动婚育证明,而婚育证明在很多地方则需要上环才给办理。至于小孩的性别教育,很多人对我说,你看你把儿子教育得像个女孩,男孩子摔到不哭,不要老是亲吻,像个女孩一样老是撒娇,这是你惯的等等,关于性别的问题不断地困扰着我。就算是学校老师也经常来区分性别对待或对孩子进行威胁,说一些如果你不好好吃饭,不听话你妈妈就不会来接你了的话,我们身处的环境和工作都无处不面临挑战!


最后,关于和崔永元一起主持的信心,老实说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我没有学过专业知识,也没有去过这么大的舞台,但是我是工人出身,我知道工人的语言,我知道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词语工人更容易接收,知道一些表演想传递的想法内容,退一步来讲就算没有竞选上,但是我有勇气发声,因为在这个时代都是由外界来定义工人和代言工人,媒体报道的内容多是工人维权讨薪,但是真正能表达工人真实面貌的媒体不多。我就是想表达工人的想法,想起一首歌的歌词是,“聚时一团火,散时满天星”,我就是满天星中的一颗星星,我的声音虽然很微小,但那丁点星光在有更多人发声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团火,照亮前方,我们离工人们的梦想也就不远了,我已经在向火靠拢,你呢?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作者:丁当

 

作者:丁当
16岁来深圳打工,不喜欢被别人代言女工。现于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主要服务基层女工和流动儿童, 和女工一起发声。女工自主,蔷薇绽放!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