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的父母都回老家,留守儿童问题就解决了?

李芝 · 2018-01-16 17:3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解决留守儿童面临的困境,不应是在不做任何制度变革的情况下,一味呼唤父母回家。而是从制度层面应对:要不要为外出打工者创造家庭迁徙的条件?要不要实行严格的未成年人监护干预制度?这才是正确的思考方向。

前不久,云南鲁甸县新街镇一位8岁男孩儿一头冰霜的图片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位男孩叫王福满,被大家称为“冰花男孩”。

“冰花男孩”王福满,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原来那天上午,他离开家,走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赶到学校参加期末考试。因为出门急,没有戴帽子,等他到达教室时,头上已结满冰霜,远看去像长了一头白发,但是王福满毫无知觉。

王福满看到大家都在笑,他做了个鬼脸,似乎在缓和尴尬,然而这张照片却触动了不少网友的内心,因为看似搞笑的“冰花男孩”却显示了留守儿童辛酸生活的冰山一角。

“他家经济条件中等”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毕节喝农药自杀的四名儿童,他们是在两层装修完善的楼房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们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时,家里有不少储粮,还有存款3500多元,当地村干部说:“他家经济条件在当地属于中等水平。”

毕节四位留守儿童自杀时住的房子

关于“冰花男孩”的报道中有也有类似的说法:他的家庭经济条件属于当地农村中上水平,他的爸爸名下有两辆车。

在这位爸爸接受视频采访的新闻下面,也有这样的评论:

“孩子爸爸穿得挺好的呀,怎么孩子就穿得这么单薄?”

“孩子爸爸居然还有钱抽烟?”

“名下有两辆车,就不能卖一辆给孩子买衣服吗?”

毕节四位儿童自杀的悲剧以及此次的“冰花男孩”事件,好像都表明留守儿童面临的问题不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经济困境,而是父母不在身边的情感缺失。


王福满还未装修的新家

毕节自杀的留守儿童的父母一度遭受谴责,而这次“冰花男孩”的父亲也在这件事情发生后“被逼”回了本地工作。

在后续的报道中,王福满带着记者在还没装修的新房子里转悠,期待过年能住进新家。

这样的结果,似乎在说:只要父母在身边,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然而现实并不是这样。

事实是,如果父母选择在农村,那么一家人就只能一辈子住着土坯房,饿肚子,还要被人瞧不起。而当他们外出打工,每天辛苦劳作,改善了住宿条件,建起“二层小楼”,他们却只能常年在外,无法照顾孩子。

家庭温暖与改善生活条件,打工父母面临着两难抉择。

有人可能会问,那他们怎么不把孩子一起带到城市生活?

前不久,我在网上看到另一则新闻,一个十岁的儿童凌晨四点在街上行走,被警察看到,然后将其送回了家。后来得知,虽然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城市,但是父母那天有事情不在家,他一觉醒来,以为到上学时间了,就一个人出了门。

他如此自然地独自一人出门上学,可见他一人在家独处的次数并不少,他也习以为常了。

我也见过坚持把孩子带在身边的打工妈妈,下午下班急忙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给孩子做完饭后,便把五岁的孩子一人锁在在家里,再去上班到晚上十点才回到家。


虽然孩子和父母在一起,但是父母能给的情感陪伴依然少之又少。

事实上,把孩子带在身边,一直都是打工父母的首选,但是在低工资高消费的城市,把孩子带在身边也一样无暇顾及,更别说在城市安家。

更重要的原因还有制度壁垒,流动人口管理制度、教育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都限制了家庭迁徙的规模。

所以,不管是让孩子留守,还是带在身边却无暇照顾,其原因并不是打工父母绝情、不负责任,而是在资本剥削和制度壁垒之下他们的无奈之举。

如果妈妈在就好了?

在留守儿童问题上,我们总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如果妈妈在就好了。

前不久在朋友圈广为传播的一篇反映农村教育的文章里提到:63%的农村儿童没上过一天高中。文章作者罗斯高描述了中国社会城乡教育不平等令人震惊的现状,但是最后给出的建议却是:马上就要想想,怎么让妈妈留在农村,让她怎么教她的孩子。

这一结论让众多研究者大跌眼镜,一方面,照顾和教育如何就变成只是妈妈的责任,另一方面,留守儿童背后所体现的结构性社会问题,却让农村妇女来承担所有的责任。

在“冰花男孩事件”之后,这样的声音依然存在。

王福满的爸爸在视频里呼唤:“孩子妈妈,如果你看到这个视频,请打个电话,或回家看看孩子,孩子想你。”


“冰花男孩”99分的数学考卷以及满是冻疮的双手

这个画面让人看着心疼,很多人又开始数落妈妈狠心,但是妈妈的声音却总是被消失的。

在毕节留守儿童事件之后,有调查发现,农村妈妈出走的现象非常普遍。

是什么逼迫得她们远走他乡?

“冰花男孩“的报道中,提及一句:因为贫穷,爸爸妈妈经常吵架,妈妈难以忍受,要求离婚,王福满的爸爸不答应,她只得在一个深夜离开了家。

毕节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事件报道中,孩子的妈妈遭受爸爸家暴,曾被打伤住院,而后选择离家出走。

贫穷,繁重的家务,争吵,家暴,农村女性遭受的压迫更为深重,却在孩子出事儿后,被高高在上的人们进行道德绑架。

TA们都是受害者

据统计,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0万(2015年数据,来源:人民网)。留守儿童面临的困境绝不是个人问题,而是改革开放以来,人口流动大趋势下,必然会导致的结构性社会问题。

而这个社会问题与社会不公平的制度息息相关。

正如复旦大学老师熊易寒所言: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源是生产与再生产(即子女教育,养老,医疗等)相分离的劳动体制,以及经济吸纳、社会排斥的城市化模式。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状态下,劳动力的生产与再生产在同一个空间完成;而在当代中国,二者是分离的,生产在城市进行,再生产在农村进行,正因为农村的较低生活成本,才使得外出打工者可以接受较低的工资水平。

我们的城市历来是将农民工作为一个经济要素加以吸纳,却忽视他们作为父母和子女、作为市民的需求。

外出打工的父母,长时间无节假日休息的劳动,才能勉强撑起家庭开支,他们是城市发展的廉价劳动力;打工妈妈在工作之余,还要承担家务和子女日常教育的责任,如果孩子没有照顾好,出了问题,就是她们的责任;而留守儿童在这样的体制下,无法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也无法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

TA们都是经济发展背后结构性问题的受害者。

所以,解决留守儿童面临的困境,不应是在不做任何制度变革的情况下,一味呼唤父母回家。而是从制度层面应对:要不要为外出打工者创造家庭迁徙的条件?要不要实行严格的未成年人监护干预制度?这才是正确的思考方向。

本文部分观点借鉴文章《外出打工父母真的不注重家庭团聚吗?》作者熊易寒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芝
咱们女人有力量。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