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沉默的大多数,从读这22篇好文开始

圆圆椒 · 2018-01-02 19:1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辞旧迎新,也要铭记过去。

2017年匆匆走向尾声,朋友圈洋溢着2018的新春祝福。

都说“辞旧迎新”,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决不能忘记过去发生的重要事件,那些苦难和不公。它们提醒我们,未来的一年可能依旧艰难,也意味着我们要持续不断地为了改变而做出行动。

不可说的“DD人口”

对于外来务工者,北京的这个冬天格外寒冷。

拆除出租屋、断水断电、停止地暖供应、关闭工厂……这座城市正在用一切办法将“DD人口”驱逐出去。在几乎一切质疑的声音都被迫消失后,还有谁能维护他们的权利?在这个寒冬,两位工友用诗歌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无奈和愤怒。


点击阅读:【北京大清理:寒风中被驱逐者写下两首诗】

在一刀切的粗暴处理方式背后,工人生命安全问题其实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在深圳的城中村,一位女工友经历出租屋火灾劫后余生,庆幸之余,她也开始思考:“我每天工作劳累的程度、付出的时间及精力,并不亚于其他人,甚至更多,为什么我的生活要承担的风险却比其他人更高呢?”


点击阅读:【不存在的·城中村火灾逃生指南】

2017年11月19日,是致丽大火24周年。1993年11月19日,深圳葵涌致丽玩具厂发生特大火灾,84人被大火活活烧死,其中82人是女工。

短短两个纪年的轮回,就足以让人们忘记大火中逝去的鲜活生命,她们变成了一串数字,被人遗忘,不被提及。 沉重的历史也告诉我们,保障劳动者权利的法律法规的出台,是劳动者们用血用泪、甚至用身陷囫囵的代价换来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牺牲被遗忘。但是,我们不忍忘记,只因被遮蔽的伤痛仍在继续,依然有很多姐妹在遭受着非人痛楚。


点击阅读:【致丽大火24周年:亲爱的姐妹,你是否还在遭受疼痛?】

一个月后,冬至当天,发生了一起不幸的事件:凌晨5点,哈尔滨二环桥发生车祸:7名环卫工被撞,致5死2伤,死亡的5人分别为4名女工,一名男工。

凌晨4点到6点是环卫工的“黑色两小时”,他们要赶在人和车开始多起来之前将城市清扫干净,而这个点又是开车司机最困顿的时候。虽然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高速公路越发宽敞,环卫工的数量越来越多,但是他们的装备却总是很简陋,他们的反光服永远只能反射出微弱的光。

从事环卫工这一繁重且高危职业的大多是底层高龄女性。仍在岗的女环卫工也面临着比男环卫工更糟糕的处境。

保障环卫工的生命安全,更需要出台有效的政策。

点击阅读:【冬至团圆节,五位环卫工命丧凌晨五点城市街头】

被明码标价的女性

年初的时候,“代孕”这个话题一度异常火爆,也许是因为人民日报发表了医学专业人士的评论呼吁开放志愿代孕,也许是因为春晚节目鼓吹无后为大宣传试管婴儿,一时间人心惶惶,无数女网友担心一旦开放代孕,性别暴力将会越发严重。

而即使在法律明令禁止代孕的情况下,网上依然能找到大量代孕公司的广告,每一家都宣称自己合法合规。为了搞明白这些网站背后的猫腻,同时也是为了了解代孕妈妈们的真实处境,两位小伙伴分别假扮“想做代孕妈妈的未婚女性”和“求子心切的中年男性”,从代孕公司的客服那里获取了一些信息……


点击阅读:【假扮代孕母&客户勾搭代孕公司,吓死我了】

2017年2月,人口贩卖受害者马泮艳通过微博维权。2000年,只有12岁的马泮艳被当时的监护人、大伯父马正松“嫁给”29岁的陈学生,后多次遭到陈学生强暴、殴打,经历四次逃跑才重获自由。

据称,在马泮艳几经周折成功获得离婚宣判后,随着舆论热度的消失,当地政府对于她后续的维权诉求也失去了兴趣,开始推卸责任,并因马泮艳对外发声而多次对她进行威胁,并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目前她的处境依旧艰难。

有工友就此事写下评论:“通向最高理想的路上,总是充满艰辛的,再忍耐些吧,无数的人们。这里没有答案,但也许就在前方。


点击阅读:【被贩卖的女孩:“马泮艳”们的声音,你可能听不见】

我来上班,不是为了被骚扰

腾讯某部门年会视频流出:两位男员工胯下夹着水瓶,两位女员工蹲跪在地,抬头用嘴在水瓶中喝水。在这难以描述的的气氛里,主持人和台下的观众拼命吆喝着“加油!”

鞭打屁股、当众表演胯下喝水……企业年会、总结大会上,为什么总有些奇奇怪怪的“素质拓展”、“性暗示游戏”?

企业员工为企业贡献了劳动力和收益,企业也应当学会平等地对待员工,尊重他们的个人意愿。“君臣父子妻妾成群”那一套早已经过时了,应当在遵守法律的大前提下,用科学的管理方法去管理员工,而不是让员工成为企业年会上的“黄色笑话“。

点击阅读:【胯下喝水、鞭抽屁股,君臣父子企业狼文化玩够了没?】

2月20日,某晚报的一位女投稿人控诉男编辑滥用职权对自己进行性骚扰。随后该晚报发出致歉声明,将这次事件描述为“不良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在网络上流传”,只字不提“性骚扰”。而男编辑甚至倒打一耙,称自己为“受害人”,以“侵犯名誉权和公民隐私权”为由声称要报警。

职场性骚扰之所以会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是因为这是很多人难以言说的痛。性骚扰者滥用权力,而处于弱势的被性骚扰难以维权,甚至还容易被反咬一口,还会遭受社会偏见的二次伤害,这一系列原因导致很多被性骚扰者不敢站出来发声。


点击阅读:【想呕!男编辑威胁撤稿要求上床,女孩“绝不私了”被反咬】

2月15日上午10点,在苏州某地铁站,一位男性尾随一位女性保洁员上电梯,突然从后方搂抱并强行亲吻。保洁员挣脱后报警。

然而,在这起事件的媒体报道中,看不到对男子行为的谴责,也看不到对制止性骚扰的呼吁,只有铺天盖地充满嘲讽的“辣眼睛”,并且反复强调受害者是“年过中旬的保洁阿姨”。

阿姨在工作场所遭遇骚扰后,能获得相应的补偿和帮助吗?对于发生在地铁这样的公共场合的性骚扰,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措施来预防和制止?我们在媒体上看不到这些质问和反思,只有一次又一次对受害者身份的消费:当受害者是女大学生,就爆料她的私人生活;当受害者是保洁阿姨,就用她的职业和年龄做笑料。

致所有意淫、消费性骚扰事件的人: 不要以为女人是供你们挑选的货物,也不要以为我们会默默不反抗。


点击阅读:【保洁阿姨光天化日被性骚扰,媒体评价就是“辣眼睛”?!】

我是范雨素

《我是范雨素》一文在微信公众号“正午故事”发表后,很快爆红朋友圈。

但让我们感到担忧的是,范雨素的走红,不代表这个社会给予打工者的关注已经足够了——范雨素所居住的皮村里,她所参与的工人文学小组,生存在工友之家内。工友之家,在上年的寒冬被反复停电、断暖气、封门、“逼迁”……我们不能只捧着手机赞叹范雨素那颗高贵的灵魂,但是对这个活生生的人背后正在经历的社会问题熟视无睹。

作为尖椒部落的编辑,我们每天都在心里默默感谢这些包括范雨素在内的、用写作来发出自己声音的工友。这些或轻松或沉重的文字背后,不是公知们口中的“蚁民的抱怨”,不是权势们担忧的“刁民要上天”,不是文青们感动的“干净的灵魂”。 那是最坚强而充满希望的人,对改变世界的渴望和行动。


点击阅读:【作为女工网站编辑,我们希望范雨素走红不仅是猎奇或救赎】

一位热爱写作的女工友针对这起事件写下自己心中的感受:“有人评价范雨素对自我的书写具有人类学上的‘样本价值’。我想这就是我们不能停止写作的理由:为了不让自己仅仅成为‘人类学的研究样本’”。 


点击阅读:【一位女工的心声:我为什么喜欢范雨素】

范雨素也曾向尖椒部落投稿,写自己在打工子弟幼儿园教书时,受孩子们的名字引发出的感慨:“城市像抽水机,把七亿农民源源不断地抽到城市来……我们的后代,哪一代在我们的国土上能找到归属感?我还在寻找答案。


点击阅读:【我叫范雨素,也叫范菊花】

“卧底”湛江海鲜厂

在湛江海鲜厂剥虾的女工,年纪大多数在30岁以上。她们有的是本地主妇,利用空余时间来做临时工;有的是农闲时出来打工的雷州渔民。她们从早到晚承受着高强度的劳动,忍受阴冷潮湿的环境,换来并不丰厚的工资。

五一劳动节,两名年轻的女工友“卧底”海鲜厂,体验了一周剥虾女工的生活,并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如实记录下来。


点击阅读:【我们在湛江海鲜厂剥五天虾,赚了60块】


点击阅读:【母亲节的正确打开方式:她选择去体验了母亲的工作】

“早婚少女”与贫困之殇

8月,一则报道贵州早婚少女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不少关注和争议,主要是对媒体报道用词的谴责。譬如认为女孩未满14岁,无论她是否自愿,都应该被定性为强奸,不应该使用“嫁”这样的字眼;女孩父亲收取彩礼的行为,是“拿钱卖女儿”,属于人口贩卖。

女权主义学者陈亚亚撰文对早婚现象与相关评论做出分析,并指出:要解决早婚,一方面自然是要积极普法、推进女性权益保护,但更应该看到它背后的问题,为什么早婚总是发生在那些贫困地区?要减少早婚,不改变这种生活环境,是无法将其中的女性单独拯救出来的。


点击阅读:【陈亚亚:大山深处的早婚少女,人口贩卖还是贫困之殇?】

一位在贵州乡村推行助学计划的女性公益人,记录下了发生在当地“事实孤儿”身上的辍学与早婚现象,并呼吁更多社会组织进驻,帮助因经济问题失学的女孩,开展生理健康教育和性教育,对现状做出改变。


点击阅读:【从孤儿到早婚少女,她们经历了什么?】

反家暴,与你我有关

2017年1月29日,年初二,一位15岁女孩发布微博,讲述自己目睹一位孕妇遭受家暴后报警的全过程,获得大量网友关注。然而在发布者表示“男女愿意和解”后,不少关注者在评论中表示无法理解,并指责选择和解的受暴女性软弱愚昧。

如果我们把家暴视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非家庭内部矛盾,承认它与扎根于性别歧视的社会结构,承认性别暴力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就不会指责受害者“愚昧”、“软弱”——这种指责无视了受害者承担的风险和精神压力,对于改变纵容家暴的社会文化也毫无帮助。


点击阅读:【家暴受害者“软弱无能,态度反复”,帮她是不是浪费时间?】

反家暴,需要普通大众的广泛参与,才能形成撼动家暴土壤的力量。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联合尖椒部落共同制作反家暴公益宣传片《反家暴,我们在一起》,希望能让更多人加入到反家暴的队伍中。


点击阅读:【这可能是史上最多工人参与拍摄的反家暴宣传片】

女工×艺术,让对话发生

2人,30天,跨越5大工业省份,约1947公里,骑行约130小时。

作为全国首届女工艺术节——“让对话发声(生)”的第一波宣传活动,这场为期30天的骑行以多种形式向公众介绍女工艺术节的意义,呼吁更多人听到女性劳动者的声音,并参与到女工艺术节当中。

2018年3月,这场女工艺术节将在深圳举办。女工×艺术,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点击阅读:【她骑行五省,只为与你对话 | 女工圈年度大事!】

2017年12月,工人乐队“重D音”发布了一张女工专辑《飘零的花》。我们采访了乐队主创黄小娜,听她讲述参与工人运动的十年,以及致力于为女工创作的故事。


点击阅读:【异乡人黄小娜:在深圳唱女工的故事】

说到所谓“底层文化”,最著名的可能就是喊麦。然而遗憾的是,喊麦成功进入主流视野,却没能起到揭示社会不公、为底层发声的作用,反而因为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直男癌意淫而饱受诟病。而在创作和表演过程中,喊麦女主播往往也被当做男性意淫的对象。

尖椒部落和女工友饭饭共同制作了一部女权喊麦作品——《孤独烈酒》。还是熟悉的旋律和节奏,不过歌词不再弥漫着浓重的男权文化气息,而是讲述了一位女性从察觉到家庭中的性别不公,到走向自由的心路历程。


点击阅读:【女工MC喊麦:我有自己的模样,不是你性幻想对象】

中国有2600万的家政工,可是她们的故事却鲜少人知道,即使是媒体有报道,也是比较负面的消息。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发起“百手撑家”家政工影像计划,通过拍摄或者征集100只家政工劳动之手的创意,唤起公众对家政劳动价值的认同和尊重。并通过举办家政工为主体的艺术节,让社会了解劳动妇女的故事和价值。


点击阅读:【她们用了一年时间,拍了一百双手】


2017年,你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什么?在尖椒部落发表的文章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篇?欢迎在评论处留言,并告诉我们你的感受和建议。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