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描淡写的苦难,是对"我的姐姐们"的不尊重

柯艮 · 2021-04-07 11:00 · 尖椒部落
摘要:一个人真正的“高飞”,不是她要放开谁,或是她被谁放开,而是她能否真正地自主选择。

自看完电影《我的姐姐》预告片后,我就对它非常期待。不仅是因为这部电影关注到了男女不平等的问题,还因为当中贯穿着个人选择的不同矛盾。

但在前天观影后,我才发现电影的场景、台词、对问题的面向与呈现方式都不能满足我原本的期待,甚至在看完后还有些“空乏感”。而今天我则重点就问题的呈现方式来谈谈这部电影。

本文图片来自电影官方宣传海报
重点不是抉择,是体验女性之苦

在票房上,《我的姐姐》是成功的,但我个人认为它在立意与影响上是失败的。它的失败之处在于——在大部分人观影之后仍在争论:主角六亲不认,远走高飞追求自己的理想难道就好了吗?但这显然不会是一部关注性别不平等的电影放映后,人们理应谈论与关注的重点。

难道女性的选择仅剩下要么照顾家庭,要么六亲不认追求理想?这种说法的人没有从任一可能稍微细腻的片段中感受到女性的痛苦,却从无数个情节设计中感受着姐姐安然对弟弟的难舍亲情,最后赞美女性被动或主动“舍己”的奉献。

一部关注苦难与不平等的电影,首先得让人们感受到此种苦难,可《我的姐姐》却没有。以不久前上映的电影《波斯语课》作为对比,片中犹太人的苦难,是通过一个哥哥为保护弟弟杀害别人,转而又当众被德国军人杀害的情节展现;通过重复上演的虐待行为展现;通过在片尾把一个个犹太名字念出后,人们眼中含着的悲苦与震惊的泪水来进行体现的。

而《我的姐姐》里,在重男轻女家庭里成长的姐姐安然所遭受的痛苦,只是由她和姑妈对话中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的:“我被姑父偷看洗澡,被表哥当沙包来练”;由她回忆以前在游泳池被父母“变相谋杀”;在路边被父母故意遗弃。

她所遭受的苦难,我们都了解了,可这些苦难呈现之时,要么没有旁人(通过主角自己回忆),要么旁人的正义责任感消失(假装不知,谈其不孝),仅剩姑妈听完后对病床上的姑父捶打痛哭。


假如说电影是看似平淡后的波涛汹涌、论冰冷环境下人们的可怕,我们也就能够感受到,主角的痛苦是多么令人黯淡。但导演并未如此,而是在传统家庭伦理中显示这一切的“正常”,女性所遭受的不公和不受重视,人们也不愿多提及。这种冷淡在片中显得极其合乎常理,正是这种合乎常理,加之没有对这种合乎常理的主动反思与唾弃,让我感觉导演对此类苦难的冷漠。

现实生活中缺乏的情绪表达,电影中也没有

首先我非常震惊,片中的安然是一个脸上没有多少哀痛神色,也没有受到多少欺凌影响的健康成年人。我不是说她不应该成为一个健康人,而是在导演的安排中,她的健康是正常的,甚至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这让我不禁想,欺凌问题与重男轻女落在女性身上的痛苦,是这部电影吸引眼球与票房的点缀。我甚至觉得,导演还不如抹去主角重男轻女的背景,单独呈现人在面对传统家庭伦理或个人发展的纠结,或许还更好。


再谈谈剧中其它的几个女性形象,一个是安然的姑妈,她跟安然讲述了自己曾经的梦想是学习俄语,去俄国,可这些都因为需要照顾弟弟与家里被否决了。她的一生,由于这些选择造就了多大的不同?电影只通过描述姑妈对几个俄罗斯套娃的惦念,同样轻描淡写地带过。另一位则是安然在医院遇见的孕妇,她可能会失去生命但仍坚持要生下男孩。

片中的女性形象,看上去要么心存一点希望但最终屈从于对家庭的奉献,要么就是男权文化的迷信者。片中所有人对这些现象所表现出的“平常”,让我心存胆颤,我们的社会真是这样的吗?而这真就只是一部看不到痛苦,只会刻板地一一表现男女不平等事实的电影吗?

不忿的不是抚养弟弟,而是导演放弃了追问

另外,对于片中女主被父母抛弃与忽略的痛苦,导演却要给它一个回答。电影设计的情节是:女主安然在父母墓前撕碎若干年前父母为再生二胎而伪造的“家中女儿残废,希望再生一个儿子”的证明,意味和父母和解。这样撕碎“有罪的”过去,难道不是对苦难的潦草回答吗?

现实中,对伤害的原谅是漫长且沉重的。原谅固然很好,只是影片中的所谓的原谅来得太没有缘由,太轻易。在我们还没有理解ta人的痛苦之时,痛苦便被迅速地撕碎。

所以,《我的姐姐》在我看来,是一部不真实、并没有真正讨论与呈现问题的电影。无论最后姐姐是否能够“高飞”,她都显得如此艰难。


父母重男轻女,再到姑妈心软帮忙抚养姐姐安然,再到弟弟出生,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安然如今艰难抉择的由来,其实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追溯到整个故事中每个做了选择的亲戚和个人:对父母照护责任缺失却帮忙隐瞒补救的姑妈、对姐姐受的不当对待不闻不问的其余亲戚、甚至是发现安然实际未瘸的政府官员。安然所处的社会系统里头,每一个人都促成了她处境的形成。

以上这些,电影都没有进行充分的刻画和呈现,没有去追问背后的人,而是一再描绘弟弟被送去抚养、姐姐不舍又将其带回的重复性情节。因此,我觉得很难将这部电影说成是关注性别不平等问题的电影,而仅仅是一部无太大新意,仅对苦难轻描淡写的剧情片。

电影的片尾曲《姐姐》唱道:“哦,姐姐,你去飞呀,放开我的手,就不会累了”。弟弟的放手真就能决定姐姐的前途与未来吗?

如果是,是谁给予了弟弟如此大的权力呢?

我们都明白,一个人真正的“高飞”,不是她要放开谁,或是她被谁放开,而是她能否真正地自主选择。而她所遭受的不公待遇,也真正地有人关怀,有人制止,有处问责。而不是说“你是女娃,所以....”,而仅仅亲切且尊重地称她们为“你”。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柯艮
湖南人,公益行业工作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