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建筑工地生活的一天

小红帽 · 2021-02-05 10:00 · 尖椒部落
摘要:借着男友去工地工作的机会,我在那里生活了一天。

很早以前就很想窥探一下工地上是怎么生活的,前天体验了一天。

事情是这样子发生的,最近谈了个男朋友,他是在工地上安装地下室的通风管道的。我不想和他分开,也很想知道工地上是怎么生活的,是不是如网上所说男女混住,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于是我就壮着胆子和他上工地了。

图片由作者提供,下同,图为作者男朋友工作的工地

一开始,我说环境再差我也能待下去

去之前,男朋友说环境会很差,我还想,坏境再差我也能待下去。工地在上海,我对上海的印象还停留在民国剧的样子:车水马龙,穿着旗袍婀娜多姿的少奶奶,咧咧的上海话。

我在车里想着要去哪玩,要去吃什么,去看看黄浦江,看看外滩。这时候,男朋友的车停在了一个工地旁边,旁边有几栋已经建好的高楼和两排活动板房。

工地一角

到的时候已经是六七点的样子,我们下车收拾东西时,工地门口站着两三个工友,抽着烟,唱着歌,看着我们,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一辆车过来,把地上的灰尘全部扬起来了,我顾不得把东西收起来,胡乱的拿了几件衣服,塞进背包里,想着还要多住几天,又拿了几件衣服塞进了男友的密码箱。男友拿了被子和桶还有一些洗漱用品,用一个小推车拉进了工地里面。

我们一进去就碰到几个刚洗完澡出来的男工,可能是因为天气冷了,穿了件长袖的上衣,但下面就只穿了个裤衩子,我只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的灰尘,慢慢地挪动脚步。

但到了宿舍楼下,迎面就是一股尿味飘过来,我差点就吐了。男友说之前他住的房间已经住满了,得去另一个房间,还好,离得不远,就在隔壁那一栋。

宿舍楼下

工地的宿舍就是用铁皮搭建的两层房子,一层有多少间我也没数,我们住在楼梯的最后一间,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其他房间里有打牌的,玩手机的,也有已经睡觉的。有很多人会在门口拉一根铁丝,洗好的衣服就晾晒在上面。楼道上也满是灰尘,还摆着几双满是混凝土和泥巴的鞋子、袜子。

走在楼梯上,我不敢使劲地踩:稍微用点力就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我感觉整个楼都在晃,摇摇欲坠。走进房间,里面乱糟糟,地上的灰尘告诉我它从来没有被打扫过,铁架子单人床上还有几个一次性饭盒的盖子。

房间里还有一个大叔和大姐,之前想把两个单人床并在一起,但房间太小,并不了。还好被子够用,我和男友就各铺了一个床,男友把之前的窗帘带上了,放在我床上变成了床帘。床铺好后,男友问要不要去吃饭,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吃饭了,男友可能看出了我不想住在这里,提议说去外面住旅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不去,就住工地。

从洗澡到睡觉,都很难

要去洗澡了,男友给我买了个桶,告诉我女浴室在最边上那一间,里面没有热水,需要在外面专门接热水的地方接好了提进去。

打热水的地方是两个大热水器,有四个出水口,和之前在工厂的热水器很像,但工厂的是水烧开了才会出水,想要开水得看看指针有没有指到100度。接热水时,有个男工过来接开水泡茶,他很有礼貌地说:“这个已经是开水了吧!你能去那边接吗?我想要开水。”我便把桶移到了另一个热水器上。

我接好热水后提到了女浴室,走过一个小的过道,转弯处就是一个空房间,里面有几根竖起来的管子,我想着就是浴室了。浴室的角落布满的蜘蛛网,再一转身,发现浴室和厕所是连着的。

一个大姐正在上厕所,我愣了一下,赶紧地背过身去了。等大姐走后,我想立马把门关上,不然我正洗澡有人进来上厕所,得多尴尬啊。这时候才发现门是坏的,不要说栓起来了,关都关不上,这还怎么洗澡?算了不洗了。

因为男友六点半就要上班,所以得早睡,我不敢脱衣服,就这样子睡下了。男友就睡在我床头,他拉着我的手,我才能安心一点。晚上的噪音特别的大,隔壁开门就像是开我们这间房的门一样;别人过楼道的脚步声,就像要冲进房间来;脚步声特别大,像要把着房子拆掉一样,房子跟着脚步一起颤抖着。我也在提心吊胆中睡着了。

宿舍

第二天早早地醒了,看着男友穿好衣服出去后,没一会,同房间的大叔也起来了。他突然坐到我男友的床上,吓我一跳,我连气都不敢出,还好他过一会就起身出门,我才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一会,有一个人站在我床前,帘子遮着,我看不到是谁,我鼓起勇气掀开帘子,是男友回来了,他刚刚可能是出去刷牙的,我便起床。

男友匆匆去上班,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回到宿舍刷抖音。工地开工,声音变得嘈杂,不可能再睡。因为同宿舍的大姐还没起,我把手机声音调到了最小。

九点左右,大姐也起来了,给了我洗好的葡萄,说:“一个女孩子住在工地上不习惯吧?”

我回答:“是挺不习惯的,浴室的门坏了,关都关不上,您今天怎么没上班?是休息吗?”

大姐说:”感冒了,休息两天,那门是坏了,没事的,没人会去的,你要是不放心,你洗澡我去给你把风。”

我连忙说不用了。我问了大姐一些问题,发现这个房间都是一个地方的,这个工地上也有很多老乡。

弃械投降,只需一天

中午,男友满身灰尘地出现在我面前,头发上、鼻梁上、耳朵上都是灰尘。吃完饭,他说要眯一会,我跟他说我不习惯住工地,想去同学那借住几天,等这边的工地完工了,我们就去租一个房子。

男友也没说什么,让我约一个下午六点的滴滴,他下班还能送送我。下午,我跟着他去工地,去看看他工作的环境。地下室连网络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灰尘,我说这么重的灰尘,要戴口罩才可以。他却打趣地说:“你得监督我,不然我不带。”

工地食堂

他们建的房子有20多层吧。我没数,看外观和普通的高层住宅没有多大区别。现在建的房子,都是由这些生活在活动板房里的工友们建起来的,我不知道是否会有人买得起自己建的房子,目前我男友是买不起的。

下班后男友带我去吃了一份炒粉,我便逃离了工地。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红帽
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不分白天和黑夜的一线工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