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老物件,记录了打工岁月的伤痛和青春

小华 · 2021-02-25 13:5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别忘了身边那些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今年夏天,我在上班途中受伤,至今依然在家休养。转眼已到了年底,看着全家热热闹闹准备购置年货,我焦虑几个月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来。

在医院治疗期间,老伴每天都变着花样给我做饭菜,搀扶我下床活动。正赶上炎热的三伏天,他早晨新换的背心,没到中午便被汗水浸透了。想起他去年因病住院,我既担心他的身体,又恨自己拖累了家人。白天扎针数着点滴打发时间,到了晚上便开始胡思乱想,我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心情越来越烦躁。我经常对老伴发脾气,他总是忍着,又怕我有事,不敢远走,吃过晚饭,帮我洗漱完,就去电梯旁的椅子上坐着,直到病房里安静了他才进来。


我和老伴是在工厂上班时认识的,休息日我们常去城里看电影,那时候只有黑白片子,看不出来演员衣服的颜色。时髦的姑娘们去裁缝铺扯布照着电影演员的穿搭做衣服,我家里条件不允许,妹妹们还上学,弟弟还需要新房结婚。当时只有一件白毛衣和雪花呢裤子还算流行品,平时攒了点毛线织了件红坎肩,工友们都夸这么穿好看。当年那套衣裤早已破旧了,然而青春的回忆仿佛老电影般经典流传。

我和老伴都住在农村,当年是在工厂上班时认识的,后来大集体单位效益不好,被私人买断了,厂子没了,我们这些工人多数回家务农了。说心里话,孩子上学那些年拿不出钱交学费,我真悄悄埋怨过他,稍微有点本事的谁在家种地?村里不少人都进城了,我也幻想过啥时候能走出这个村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老伴脾气有点倔,他宁可干点苦大力,也不愿意被人呼来喝去。这么多年,我也了解他的性格,也就不埋怨他了。结婚前,母亲曾经叮嘱我一定要找个随和点的男人,我年过半百才明白,要说脾气谁都有,关键是看这个人能不能控制住。年轻时,我们也为了一点小事经常吵架,现在家里也不富裕,老伴心里也难受,他知道我是为了出去挣钱才受伤,所以他对我一忍再忍。他总劝我往宽处想,等腿恢复了,还和他一起骑车四处逛逛。

结婚以后虽然和父母离得不远,可他们从来不干涉我家里的事情。以前父母在世的时候,我一度认为他们偏心弟弟妹妹,从来没在乎过我这个老大。虽然经常去老人家里看看,可我总觉得和父母隔了一层。现在想想,也许我错怪他们了。我和老伴都是家里的老大,从小就被父母教育要照顾弟弟妹妹,也许老人们觉得老大都很自立,能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用父母操心。

母亲在生产队干活时累病了,从前的人都以为吃药就可以治好病。可是母亲似乎早有预感,她说眼睛越来越花了,那时候还不太时兴戴老花镜,她只能趁天晴的时候做做针线活。父亲家房后有几棵老榆树,母亲身子硬朗的时候经常在外面坐着和邻居聊天。不知从哪天开始,母亲再也不出去坐着了,经常一个人在炕上坐着小声叹气。只记得母亲在半年间就廋了几十斤,头发几乎全白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经常去几次,帮父母多干点活。

母亲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给我们兄弟姐妹留点东西,起早贪黑给每家赶制了两件绸缎棉袄,一针一线缝制的,衣领和纽襻都是最传统的样式。她总是愧疚没钱给我们置办些金银首饰做嫁妆,我把衣服挂在房间里,遇到难事了就拿出来看看,仿佛母亲一直在保佑着我们。


绿色绣花短袄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衣领和纽襻都是当年的传统样式。那年她还没到六十岁,说想趁着眼睛没花给我们三姐妹每家做两件衣服。日子一直不宽裕,张罗完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人的婚事,家里没有多少积蓄了,母亲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时髦的衣服,大多是素色的粗布衣裤。不知道她攒了多久的钱买的衣料,做好了才告诉我们。我很喜欢这个花样,平时舍不得穿,只有大年初二回娘家吃饭才穿半天。十多年以后母亲去世了,我更舍不得穿这件衣服了,仔细地收好,想她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母亲去世那年冬天,女儿正准备中考,我强忍着悲痛每天早起给孩子做饭,晚上陪她复习功课,日子就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为了供孩子上学,我又出去打工了。结婚以后,我一直在家带孩子、种地,中间有几年在镇里做过一些手工活贴补家用。这次是准备长期工作了。

刚进城一两年非常不适应,感觉大家说话做事都不太一样。我知道是自己在农村待久了,在别人眼里有点土气,幸好遇到的同事大部分都很友善,大家都是奔着出来挣钱的,没必要互相为难。

女儿毕业了,上班很辛苦,领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非常高兴,她说要给全家买礼物,我当即劝她:这钱赚得不容易,必须攒着,等以后工资多了再买也不迟。女儿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她一直很听话,真的把钱存起来了。那年我过生日,她给我一个惊喜,送我一条绣花牛仔裤。我真的很喜欢那条裤子,用亮片绣的蝴蝶正配我那件白衬衫。没想到我只是随口说了句想买条裤子配衬衫,女儿便记住了。


这件绣花白衬衫是二十多年前买的,当时花了五十元,是小镇最时髦的款式,为了参加城里亲戚的婚礼特意买的,因为颜色浅容易脏,只有在重大场合才穿。我无意间提到想买条裤子搭配白衬衫,女儿悄悄记住了,她上班不久买了这条喇叭腿绣花牛仔裤,上面的蝴蝶图案和衬衫上的绣花很搭配。

女儿经常劝我辞职,说我年龄大了应该享福了,我说再等几年,等她结婚生子了,我回家种地有口饭吃就行了。没想到要强的女儿为了多赚点钱,又兼职了两份工作,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导致女儿累病了。我真是后悔,也许我早点辞职,女儿就不用这么逼自己了。女儿没了收入,还要吃药,我更不能辞职了。

工作辛苦还是小事,最怕同事之间攀比孩子的工作,我看见人多的地方都要绕着走,特别害怕谁问起我的女儿在哪上班,工资多少。有些好事之人,明明知道我遇到难处了,偏偏故意在人多的时候问我。一想起我要独自承受这些,我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偶尔回家看见女儿,我难以压制内心的怒火,随口埋怨几句,竟然忘了她还病着。我们母女的矛盾越来越大,索性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放假我就待在宿舍。

小刘是我的同事,其实我们只是在一个单位上班,工作完全不同。他比同龄人懂事很多,每次看见我都是客客气气打招呼,但是从来不多嘴问东问西。我一个人也烦闷,正好偶尔和他聊聊天。小刘很少提到家里的人和事,他平时花钱非常仔细,不抽烟不喝酒,也不买名牌衣服。我想起了女儿也是这样节省,刚找工作的时候,我只给她五十元买衣服。当晚我就往家里打了电话,小心翼翼地问女儿想吃什么,等我放假去超市买给她。

有一次我看见小刘的快递在楼下台阶上,因为快要下雨了,我赶紧把盒子拿进走廊里,然后一直等到小刘过来取。看样子那份快递对他很重要,他说了很多感谢的话。一晃过了半年,我早已忘了这件事,小刘突然来找我,他考上公务员了,可能会调到其他单位上班,临走前想把自行车送给我。我怎么好意思要他的东西,他二话不说把车子推进我的宿舍,转身就跑远了。


这辆自行车是一位小同事送给我的,他知道我上班离家远,车子磨损快,不久前他新换了电动车,旧自行车闲下来了。我只是帮了他一点小忙,他非要把自行车送给我。他正准备结婚,手头紧,我劝他把车送到旧物市场卖些钱,他总是有各种理由搪塞。世事冷暖,情谊永传,一辈子难免遇到坎坷,相互扶持迈过去⋯⋯

每每回想起打工岁月,那些感动的往事如一缕阳光照亮心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悄悄哭过,哭完了擦干眼泪,生活还要继续。别忘了身边那些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华
梦想环游世界,在平凡中发现美好。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