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女孩

清越 · 2020-11-27 20:2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纪念北京世妇会25周年而设的“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确定了在世界各地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共同目标。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在平权的路上。
如同蒲公英一般四散飘零的命运才刚刚开始,工作总是不稳定,也没有什么存款,后来只能无奈的进了工厂,生活的重担她能承受多少?

很多年前的秋天,在陕西一个贫困落后的县城里,有一个少妇在破旧潮湿的院落里骨开十指,迎来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听闻女人生了孩子之后,她娘家的人从僻塞黄土高坡的深山之中坐着四轮车,从坑坑洼洼的路上马不停蹄地连夜赶来。

新生命的降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这个家里新来的新成员虽说幼小,可她依旧是熠熠生辉的太阳,光彩夺目,即使是到了喧闹的晚上,她也依旧是朦朦胧胧,清冷超逸的小可人儿。


(本图画为作者所作)

后来呀,小女孩一天天长大了,她想要一个商店里一元一个的小洋娃娃,于是她向母亲日日哭夜夜求,不知流淌了多少稚嫩的泪花,终于得到了一个和她一样拥有一双澄澈大眼睛的娃娃。女孩儿每天搂着新买来的洋娃娃,带她去串门,去和同伴们玩闹。

再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顾盼生辉的姑娘,手握铅笔,总喜欢仰着头,幻想长大以后能拥有一座城堡,最好还有一个房间是她最喜欢的蓝紫色格调。

本图及以下图片均来自thokamaer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着……

她长高了,也胖了一些,女孩子长大了,她选择去了远方逐梦,离开了她的故乡,也离开了那群最爱她的亲人,去了遥远的海滨城市读书。

她知道自己的父母不容易,所以她在象牙塔里的闲暇时刻从不逛街,总是日日泡在偌大的图书馆里。

夏日里,她时而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长发飘飘,俨然一个仙女;时而穿着一条清新的绿色旗袍,盘着头发,如同民国时期文坛上享誉盛名的女前辈。


偶尔她也会乘公交车去看海,一看就是一个下午。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对着大海发什么呆,或许她想起了故乡那片黄色的土地吧。

时光转瞬即逝,毕业了,在那座她曾心心念念喜欢过的城市,留下了最甜最美的记忆。

如同蒲公英一般四散飘零的命运才刚刚开始,工作总是不稳定,也没有什么存款,后来只能无奈地进了工厂。

每天夜以继日,兢兢业业地工作,虽说薪水稳定了,可以养活自己了,可这份担子压在了那个当初穿着海派旗袍的姑娘身上,她能承受多少呀?


二十九岁那年,她选择了远嫁,随她的丈夫去了一座西北城市。在新的环境里,她不用日夜不分地上班,但她却要为一整个家庭操劳着。没过多久,她的皮肤变得阴沉,暗黄斑点在她曾经白皙的脸上肆意妄为地生长。

几个月后,她们的宝宝出生了,新生命的降临并没有让生活好转一些,她变得身材臃肿,也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有那么一个深夜,她想过抱着她正在哭闹的孩子从楼上跳下去。

她的岁数越来越大,离幼年时期遥远的公主梦更遥远了,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在地球两边。


起初,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苦难,她会去怨去恨,会哭泣,也会吵架,可后来所有的棱棱角角,所有的磕磕绊绊都被“生活”二字磨灭了,她释然了,也和生活和解了。

她知道,既然无法改变,那就硬着头皮去迎接。在家庭里,无论什么,她都首当其冲,像极了寒冬腊月里傲然独立,悄然绽放的一株咏梅。

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可爱精致的女孩儿,多了一位隐忍的妇女在商场里购买有瑕疵的衣服,在超市里挑选特价的商品,在厨房里不厌其烦地忙活。

但冬日里也多了一株梅花,在西北的冰天雪地里愈发的芬芳。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清越
我认为文字是神圣的也是神奇的,它是乌斯怀亚灯塔绽放的光亮,是遥远西伯利亚雪原酷寒雪夜里的星点光泽,是托斯卡纳漫长旧时光里典雅的衬托。我要用每一个单薄的文字拼凑出白驹过隙里的经年。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