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秘密

柳平 · 2020-11-23 20:20 · 尖椒部落
摘要:小时候希望父母讲个故事,长大后渴望被关注被爱,这都像遥不可及的梦。能做的事情是挣扎,但不知道怎么证明自己曾死命挣扎过。

她在美容院学徒,我去看她时,她正蹲着为顾客修指甲,长长的眼睫毛垂着,看不到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活泼眼神,只让人觉得心疼。

她和我说了个不能让家人知道的秘密。

家人知道了会咋样呢?心疼或者愧疚?悲愤或者痛恨?

电视剧《奇迹的女儿》,图片源自网络,下同

童年

她的童年没有被父母爱的记忆,童年记忆里没有被爷爷奶奶爱的经历。她们的爷爷奶奶只喜欢她婶婶家的弟弟们,从来不去照看一眼她们姐妹俩。

父母亲远离家乡打工,要过春节,才匆匆赶回来,就是不停串门而已。所以,她期待父母讲个故事、辅导作业,都是个无法实现的遥不可及的梦,是个不真实的虚无缥缈的梦。

她是上小学一年级时,从寄居舅妈家回自己的家,和大她6岁的姐姐(之前寄居在姑妈家)开始了相互照顾。

听说别家只有两个女孩的父母外出,过几年会带个弟弟回来,她很奇怪自己父母出去几年,却没见带弟弟回来?邻居们告诉她原因:你父母太老实了。

姐姐随父母外出打工那年,只有11岁的她,惶恐不安地过上了“独立自主”的生活,唯一会一道菜就是邻居家的豆腐,而钱是她父母提前放邻居手里的。到了晚上她会把早上的饭菜一起做好,但中午不吃饭。

村里的女人有意无意地教她:“如果遇到坏男人,只要你不是同意,只要你死命挣扎,男人绝对强奸不了,如果男人得逞,都是女人默许的。”

打工

几年漫长时间过去,她总算平平安安熬到初中毕业了,成绩不好,没有继续求学的念头。倒是如愿以偿和家人团聚了,这是比考上大学还让她欣喜若狂的一件事。可是,激动的心情还没平复,已怀孕的姐姐实在受不了小租房里的酷热,吵着回老家过凉爽夏天,于是,妈妈陪姐姐要回老家。

她不愿选择回老家,她也明白家里的条件,不允许她这种“旅行”。早就听说过打工是一种劳动改造的生活,她却急着把自己推进“监狱”里去尝试。


当父亲的工友把她介绍到一家服装厂做学徒,一天最少工作12小时,有时还没日没夜地加班,她终于尝到了劳改的滋味。父亲一个月去看她一次,都是趁她吃饭时,隔着高高的围栏互看一眼,如果错过了她吃饭时间,父亲就看看围栏走了。所以每次她如果能看到父亲的身影,过后都会流一场泪水。

“爱情”

孤独的她渴望被爱的心日胜一日,但偶尔有男孩子敲打着饭盆想和她攀聊时,她又假装没看见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生日时,厂里的生日礼物是一张理发店的消费卡。早就听舍友们说,那家店特别高档,特别有名气,于是她非常期待去享受一次。

为她染头发的吴师傅,说是店里的首席发型设计师,也和她同一天生日。他问了她年龄后,说他大整十岁,调侃着说没她幸运,还要上半天班,不过也幸运——因为遇到她。他还说下午有时间出去玩,半开玩笑地问:“要不要叔叔带着你一起去玩?”

她觉得第一次和陌生人已经聊太多了,就一口回绝了。第二天收到吴师傅的电话,以及加QQ好友信息。问他咋知道电话?他回复:“傻丫头,你是我尊敬的顾客,顾客存档就是我的金饭碗啊,我敢不知道吗?”


也许渴望被关注太久太久了,也许十六岁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于是她接受了他每天有空没空、有事没事都若干条信息的行为,她觉得他什么都懂。

在此之后,他把她的休假弄得一清二楚,会按时来约她出去玩。

“流血”

眨眼又一年,又到了他们共同生日那天,她恰好来了月经,肚子疼,拒绝了他出去玩的提议,他说那就在他宿舍举行生日宴,问她愿意去吗?

她以前也去过宿舍几次,每次去都是一大帮人在玩牌,所以就答应了。可是,这天她去了宿舍,一个人也没有,他带进门就上了锁,急促地向她表白了:好多以前信息里发了若干遍、半真半假的甜言蜜语。她心里同意和他恋爱,可是她应该的点头却变成摇头。她越迟疑,他越着急。他把她抱着摔倒在地时,他的手像铁钳钳住她的手,整个体重都压到她身上……

巨大的恐惧向她袭来,曾经看上去英俊的脸庞,此刻也变成了狰狞丑恶,曾经听着的那些甜言蜜语,此刻也变成恶心的絮絮叨叨,她完全听不清也不想听,她越想逃越慌乱,想不出来缓和之策……

挣扎了不知多久,感觉太阳都要下山了,他的舍友们一个也没有回来......慢慢地她的手脚都使不出劲了,她力气消失殆尽时,不停哀求他:“大姨妈真在身,也真的肚子疼,再不放开就要断气了。”

他坚决不相信,一定要眼见为实,还说如果有大姨妈,还可以掩盖不是处女的事实……

当她两腿全沾满了血,每走一步都撕心裂肺时,他用电水壶烧了点水,给她淋掉血……

她唯一能做的是不再理踩他,出去后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这时她满脑子想到的,是各种自杀方式。不知道公交车走了多久,然后就下了车,想到了报警,鼓起勇气拨通了110后,又没有勇气说话,下定决心第二次拨通110时,一个声音在电话那边吼:“你神经病啊……等着,我马上找到你!”可是她等了好久,被莫名其妙地吼了一顿不止,也没有警察来找她,最后打消了求助的想法,而且她不知道怎么证明,自己是死命挣扎过……


她说,每一天每一刻,她都必须念叨着自己是空气,因为灵魂肉体都已经不存在了,而且这样她才没力气去做傻事。不祈祷可以剪切,也不奢求可以把这段痛不欲生的日子抹掉,只希望能隐瞒着家人。只要他们不知道,她就可以站在他们面前,装作那个还是他们心目中完美的傻姑娘。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柳平
自卑,简单,不喜交际,爱读书。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