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流水线一张离岗证,多少无尘服染了红

东平怡娇 · 2020-10-16 17:45 · 尖椒部落
摘要:本文为纪念北京世妇会25周年而设的“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确定了在世界各地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共同目标。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在平权的路上。
车间的流水线总是那么长,一条线上能坐五十多号人,却只有一张离岗证。


从生活莫名的摔打中认识自己

一说起女人这个话题,我有太多的话要说。从女孩到女人虽然是一个自然蜕变没什么特别的过程,可在我身上经历过的一些小事却那么刻骨铭心。

最让我忘不了的就是第一次来例假,那年我刚好上初一。正在上课时肚子疼痛难忍,终于熬到下课,飞奔到厕所,一个高年级的女同学在我后面大叫:"呀!你的衣服……"

当我脱下衣服才发现内裤和裤子上都是红红的一片,我顿时紧张的快要哭出来。

一位有爱心的大姐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来,我这有卫生巾,先垫着用。把外套脱了系在腰上,马上上课了,凑合着到放学再处理。"

上课铃声响起,我最后一个走进了教室。低着头不敢看所有人,不知是无奈、是尴尬、还是疼痛,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很多人都好奇,怎么可能这么傻?这些最基本的常识连小朋友都懂,你怎么会这么无知呐?


这要从我的生活环境说起,父亲虽说是以前的初中毕业生,但从来没有讲过这方面的知识。母亲没上过学,属于标准的家庭主妇类型。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下地干活、种菜养鸡都是她每天的日程,从不间断,哪有工夫给你讲这些。

我自己也只是学课本上的知识,同学之间没有交流过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深深的感受到,成为女人,于我而言,是“突然”与“断裂”的过程。因为没有人传授经验,也没有书籍教导,这种莫名从生活的摔打得来的经验特别痛苦和剧烈。所以,如果我有女儿的话,会希望共同分享"女性"身份。

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当然从身体到容貌都会不断的发生变化。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我在家庭生活中不断的挣扎。例假每个月来临,对于我来说也增添了不少的烦恼,量多了——烦!量少了——烦!有时候不来——也烦!

儿子的出生是噩梦的开始

小时候懵懂的心也不知为何不开心。在农村,女孩一到十八九岁就开始找婆家,如果谁家的姑娘到二十多岁还没个对象,会让一个村的人都看不起。各种标签都争先恐后地往你身上贴,什么大龄剩女、没人要了、那里有缺陷等等。

我承受不了这种风言风语,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就糊糊涂涂的结了婚。由女孩变成了女人,这次转变瞬间觉得自己成了大人,一言一行周围人都会议论。要孝敬公婆、要貌美如花、要赚钱养家、要体谅丈夫、要生孩子继承香火……


本图来源于网络

突然间感觉好累,很多时候想要做好这些事情都会相互冲突。婚后第二年我有了孩子,别人说有了孩子后才是真正的女人。通过自己的实践我终于明白,当妈妈真不容易。从怀孕时就开始忍受不断的呕吐,吃什么都没胃口,看到吃的东西都反胃。

那个时候我还在深圳上班,由于工作太累身上突然开始来例假,当送去石岩人民医院时医生告诉我想要保住孩子必须辞工回去修养,那个时候孩子才三个多月大。被迫无奈只好听从,肚子一天天的变大。白天走路都看不到自己的脚,一到晚上更是麻烦,孩子一大压迫着膀胱,不断的要小号,有时候一夜能起四五回,到快生时差不多要起七八回。

正所谓日夜都艰辛,那个时候就想着等孩子生下来就好了,不用再承受十月怀胎的艰辛。04年11月2日那天我永远记得,当天下午肚子疼痛难忍,老公把我送去卫生院。我站立难安,疼痛交加,婆婆拉着我让我多走走,孩子出来就会快点。我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小家伙在肚子里好像大闹天宫一样,眼泪、汗水,各种疼痛交织在一起到了晚上九点多,我被老公抱进了分娩室。

幸亏卫生院有熟人,才允许大嫂进房间陪同。我就像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双脚双手都被固定在一个架子床上,手上还挂着吊针,医生看着嫂子:"快摁着她的头,别让她动。"

我肚子上端还放着一个听胎心的仪器,里面不断的发出"呜呜呜——哐哐哐——呜呜呜——匡匡……"的声音。


那声音时而急促,时而轻缓。我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不断的咆哮,不断的挣扎,扭头看着嫂子扶着我的胳膊,我全身都动不了,只有疼痛伴随着我。我心里一急,狠狠的咬下嫂子的手臂。衣服已经湿透了全身,我那会感觉此时就是世界末日,如果我能碰到墙壁,我真想一头撞上去……

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儿子出生,这对一家来说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我哪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孩子夜哭整整六个月,我真的是整夜整夜的抱着孩子哄他开心,可谁能想到六个月的夜晚却没睡过一个好觉,晚上睡个好觉竟成了我不可实现的梦。

小孩子嘴巴紧,在一次喂奶的时候我被咬的出奇的疼,仔细一看孩子竟把奶头咬烂了,一喂他吃奶就像他吃我肉一样,疼的我全身缩成一团,汗水从脸上不断的流……我当时想,如果我是一个中产阶级妇女有月嫂或者特殊照顾肯定不会受这个罪。

无尘服上已经染满了红色

孩子一岁时我出去挣钱了,刚开始跟孩子分别真是有万般的舍不得,工作的劳累让我全身酸疼,可孩子的影子不断地在我眼前闪现,自己也会在夜里偷偷地哭泣。这些都是女人该承受的吗?车间的流水线总是那么长,一条线上能坐五十多号人,一条长长的传送带把这些人全部串在一起,管理者一直不断的谴责那些堆货的员工。

更让人气愤的是一条线上就一张离岗证,谁要离岗必须要佩戴离岗证,谁敢不听话乱跑被管理者发现会先把你骂个半死,然后就只有五天八小时等着你。这招真损,一条线上没有人敢不听。(温馨提示:这里“五天八小时”指无加工费的标准工时,但在大部分工厂,五天八小时工作制的普通员工只有底薪待遇

当然我经常会发现不断地有女孩裤子上挂彩,我也不例外。那天我清晰的记得我坐在工位上着急的等着那张离岗证,那张证在一个接一个的手中传递。我捂着肚子没能抢过别人,等我拿到那张迟来的离岗证,凳子上的无尘服上已经染满了红色。我冲进厕所,用水把无尘服的红色洗掉,又回到了坐位继续工作,谁能想到坐那做事的时候内裤和裤子被水浸湿是什么感觉?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匆匆的离开车间,可走到半路突发的大雨又把我淋成落汤鸡。等我回到出租屋,在我站的地方雨水夹着血水顺着裤子往下滴。很多女工也受不了痛经的苦恼,听说成群结队的来到工会要申请带薪月经假,但可笑的是工会的领导冷冷的说:"工厂以赚钱为前提,你们都休假了,谁给我干活?"

这就是女人,工厂老大老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就是:"就你们女人事多,今痛经,明头晕,后天……"


因为传统,女孩子从小被训练家庭内劳作,而男孩子则是面向社会。不仅如此,男孩子成长时期有更多自由,也相对受更好教育,当然他们成人后的压力会更大。在工厂里工作的夫妻,为了减少开支,一般都会选择离厂又远又黑暗的小出租屋。天天超负荷的工作量,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可回到家里,打扫房间、洗衣又都是老婆该干的活。

我曾经也问过很多女工,她们遭遇都是一样的,下班后家务活全包,我问她们为什么让自己那么累?她们只会说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农村男人,一方面还保留着不参与家务活的男权思维,另一方面他们流动到都市打工后,也是处在社会底层,干着最艰辛的活儿(像是工地盖房子、工厂流水线),被城市榨干。所以,流动中的农村妇女很难指望男人分担家务。甚至稍不留心还会被家暴,敢怒不敢言,在社会的层面上过得这么苦逼。

我成为女人的经历,既是个体的,也是集体的。现在我的抗争,也是我们这一代女性集体性抗争的一部分,希望我的女儿,能在一个没有性别压迫的社会成为女人。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