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运动,是我太懒了吗?

@datudatu(郑大兔) · 2020-10-12 14:18 · 尖椒部落
摘要:你是否记得生命中值得回忆的体育权利被抹去的时刻?

2019年12月26日,我爬完了人生第一场半程马拉松。

当时我全身每一个毛孔都不敢相信我真的完赛了,因为在我已有的30年生命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定义自己为“一个不愿意运动的女人”。

我不喜欢那种出汗后黏糊糊的皮肤触感,不喜欢运动完的男性满身臭狐地闯入我身边的空气场中,不喜欢上楼梯时气喘如猪的“高原反应”。有时候,我甚至懒到从床上移动到沙发上都用爬的。

不喜欢运动这件事是怎样发生的呢?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太懒,但后来我开始仔细回忆起那些生命经历中体育权利被抹去的时刻,发现远没有这么简单。


不是懒,是没兴趣

首先,运动习惯需要培养兴趣,但是我和大部分同龄人在求学时期都缺乏这样的机会。

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我爸爸妈妈会经常带我去公园打羽毛球。我们玩得很开心,广州的玉兰花在头上香香的,羽毛球在空中划着快乐的轨迹。

但是在学校上体育课却完全不一样,运动就变成了一种折磨。读书时体育课,我们大部分人的体育课都在学做广播体操的军训式整齐划一的动作中度过。

记得小学时有老师曾经跟我们说:“上周五我看见你们在楼下练习广播操,做得挺整齐的,唯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就是那天是周五,不用穿校服,如果穿了,一定更整齐舒服。”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集权主义审美下,本应为培养日后一生的运动习惯和兴趣的体育课,变成了只为领导看着舒服的表演。

我不会打篮球,不会打乒乓球,不会跳橡皮筋。尽管乒乓球是国球,但那是特长班同学的专利,我和很多人却从小都没学过也没有机会学。体育课被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取代的事情更是发生频率高得让人发指。“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这句话相信每一个上过学的小孩都能条件反射地背出来。

更可怕的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接受过科学的运动知识教育:大部分体育老师教的热身和拉伸动作最近被很多专业意见批判是有害无益的,而我们却360度甩臂、转头、磨膝盖地做了十几年。同时我也不懂怎样才能跑得快、跳得远、正确发力——老师只让我们使劲跑,使劲跳,却不告知我们身体使用的窍门。

很快我的身体就不听我的使唤了,50米短跑,我去掉一条小命也只能跑到9秒9,跳远从来无法跳出1米2,好不容易爱上了打排球,可是发力方式不对我也只能永远下手发球,上手击打从来不过网。


以上哪种休息方式是对的?答案是第二种
图源:澎湃新闻

考体育那是最难熬的,越不会使力我就表现得越差,老师同学就越发对我嘲笑,认为是我太懒才会这么不堪,我感到害羞和心急。

恶性循环之下我和其他一些体育很糟糕的同学们都形成了抵触心理:当体育课上难得有自由活动的时候,尽管我希望去跑跑跳跳,但为了不让人看出来我的身体不受自己使唤,我还是和这些同学们一起坐在楼梯底下聊天,聊男生,聊哪个老师好讨厌。


不是懒,而因为我是女孩

其次,作为一个女孩子,运动总是一种难以成功培养的奢侈兴趣。

男生下课之后在走廊上追逐打闹,模拟实战,老师只能摇摇头说,男孩子就是野。可是一旦女生也这样玩,有些老师准会通知家长,告诉大家女孩子这样表现是反常的、越轨的,以后恐怕会有不良后果。为了做一个好女生,我课余时间都在看书,几乎不跑跳。

三年级开始我就得近视眼了,但是到了三十岁这一年我才知道,很多小孩近视眼是因为发育时期缺乏户外锻炼,用眼过度,而那会还是电脑手机都还不普及的年代呢。

不少研究表明,女学生视力低下患病率比男学生高,甚至有研究发现,女生的重度视力低下检出率与视力正常的比率,是男生的1.754倍。有意思的是,被检女生的周锻炼总时间和体育参与率均比男生低,而女生的学习成绩、读写时间均显著大于男生。

曾经我也想花钱培养一些运动特长,比如初中的时候我就打算去学跆拳道,强身健体并且可以保护自己。可是当时的男朋友知道之后,没好气地跟我说:“你还想通过跆拳道保护自己?要是有人要强奸你,你一个小女人打得再好,也打不过人家男人。”我听了就很生气,他也越吵越生气,后来这件事还变成了一次感情危机。

后来我还是去学了几堂课,但是“你一个小女人怎样也打不过男人”这句话就像咒语一样在我耳边循环播放,终于几番挣扎后“证明”了我确实打不过男人。有一次在热身运动的时候因为跟不上巨大的运动量而呕吐了一地,之后还有几百块的课也没有去上,那兴趣班所在的文化宫我也再没有胆量踏进去过。(*此片段为典型的刻板印象例子,属于刻板印象威胁,指一个人在某种环境里,会担忧或焦虑自己的行为将会验证那些对于自己所属社会群体的负面刻板印象,进而在不自觉中导致自己的行为表现下降。)


拳王张伟丽:没人可以定义女性,除了她们自己
图源:网络

直到最近一年,因为不可言说的人生际遇,我在抑郁和愤怒中无法挣脱出来。为了保持不疯掉,我只好在将近30岁的时候开始做运动。这对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以为这个年龄太晚了,可是原来一切运动的发生都不晚,随时都是开始探索自己身体的好时机。

我选择跑步,因为这是一个性别刻板印象没有那么严重的领域,也是一个孤独的、不需要别人赞许都能持续下去的运动。我本来以为这将会是我人生的一大劫——为了活命勉强历劫。可是在跑步的过程中,我却找到了操控身体的办法。交替冲锋的小腿,健美强壮的大腿,稳定有力的核心,我从来没有像跑步的时候那样自由过。

累计800多公里的跑量不仅锻炼了我的心肺机能,也让我的抑郁有所改善。

女人往往被塑造得过于关注“关系”而很少关注自己身体。但是运动可以帮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回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上。运动导致的肌肉酸痛、因为出汗而灼热的皮肤、心肺锻炼后让人窒息的气喘、强力跳动到仿佛得蹦出胸腔的心跳,都让我开始认真“看”自己的身体,而不仅仅只注意腰细不细胸大不大或者有没有马甲线。

我的身体多有力,多坚强啊,她在经历了那么多暴力和压迫之后还能正常运作,而且只要稍加锻炼,她就能把多年来社会对作为女人的我的贬抑通通消化干净,重新告诉我,我才是自己肉身和精神的主人。外界的伤害也许可以暂时限制我的自由甚至破坏我的肉体,但是无法摧毁我的意志。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但是精神上的改变也不是立竿见影的,甚至我自己都无法察觉它的变化。很多朋友告诉我运动时应该尝试和自己独处,一边冥想一边驱动身体,但是我做不到。在生活处境被逼得无法直面自己的内心世界时,我只能尽力给自己带来一点点改变。

在运动初期,我总认为它并没有缓解我的抑郁,因为我依然很不开心啊,而且发生在我身上的伤害并没有消失,反而在持续地进行中。但一年之后,当我和一年未见的朋友见面时,大家都惊讶地说,你的状态和一年之前简直不是同一个人,精神多了。

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也许在很糟糕的生活中,坚持运动并不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没有那么糟糕,但可以让我们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生命力,维持自己在糟糕的环境中正常做人的稳定。

通过运动得到的自我赋权感还让我进一步培养了对运动的兴趣,而做了十几年的广播体操只会让我有去权和渺小如鼠的感觉。随着腿部肌肉线条漂亮了,我自然就会想要更强的上肢,更多腹肌……跑步,健身,登山,攀岩,羽毛球,我都可以!


不是懒,而是没有资源

培养出了运动的兴趣,还需要有能获取运动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比如场地、器械和专业指导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获得。

大学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还是会回到母校中山大学使用操场跑道来跑步。我的高中更是率先开放了泳池供附近的居民付费游泳。可是这几年,校园多数采用了封闭式管理,一些在建设之初曾经被设想用于共享城市活动资源的空间已经不再为市民们所用。

中山大学北门广场曾经是中年妇女广场舞社交的绝佳场所。面朝珠江,背靠大学,大家在广场上跳爵士,跳快三慢三,年轻人还会玩街舞。可是前几年,也许是因为周边临江小区用户投诉音乐太吵,也许是因为北门管理集团希望避开繁琐的管理责任,宽敞舒适的北门广场现在堆上了一个个花坛和大花盆,只留下了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几条小道供人通行。在密不透风的盆栽中,我居然感到了呼吸不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公共空间被压缩了,去健身房总可以吧?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支付得起健身房那动辄上千的年费。即使咬咬牙办下了健身卡,专业指导意见还是缺失的。

如果不请私教,在健身房就只能自己瞎玩器械或者跟班上团体课。自己玩器械的时候往往因为不知道发力技巧、动作标准,而拉伤肌肉甚至砸到脚。自己如果跟着免费的运动app去摸索的话,则需要过硬的耐性,忍耐很长一段时间的见效慢和低趣味性。

而健身房的团体课则常常难以得到教练对你的动作的纠正和辅导,因为参与者太多,而团课的节奏是被健身房用量化的方式设定好的。一旦因为私下辅导过多打乱节奏或者顾此失彼,教练有可能会遭受批评甚至惩罚。

这还只是在城市中的健身资源缺失带来的困境。在农村,尽管我们国家近年来已经慢慢开始普及社区健身器械,但是这些器械普遍没有详细的使用说明书,未告知使用者具体在锻炼什么肌群、如何规避运动伤害。

同时,大家可以看看在老家务农的长辈们,很多人是无法开始运动的,因为农活太累了。在跑马拉松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位阿姨,她退休之后常常参加各类长跑活动,但是最近她回乡下开辟了一块农田之后,已经很久无法出来跑步了,就是因为太累了。

很多城市里书桌旁的人会以为体力劳动就等于运动,其实不然。有计划、有规律、重复性的,以增强体能为目的的身体活动才叫运动。而体力劳动的对象是物,为了改造物、生产产品而做出的行为不叫运动。务农者劳动强度大,弯腰常常伤害腰椎,在城市里的体力劳动者得职业病的状况更加明显一点,但这些劳动都不能代替运动。

2017年全国农民工调查数据显示,进城务工的工人参与文娱体育活动的只占比5.3%,有针对广州进城务工人员的调查甚至发现30.3%的工人很少或者从不参与体育活动。这些调查都得出一个结论,工人的的劳动时间长,闲暇时间少,而女工人还几乎都在承担过量的家务劳动,导致时间和精力都极其有限。

图片来源:尖椒整理制图

在一些城市发展更加落后、气候更加寒冷的地方,女性更难开始做运动,因为洗澡清洁也非常不方便。

当然,现在已经有很多打工者开始尝试新的生活方式。在深圳的夜晚,我们有时候可以看到工友们自发的团体夜跑活动。一些还没有被占据的空地上,大家相约每晚跳广场舞、健美操。周末的时候,不用加班的工友们会相约爬山。真希望这些活动空间在将来不会一步步地被高端人口占据或者被城市管理者压缩啊。

现在我们常常能看到很多健身商业公司的广告词,都带有浓厚的规训色彩,比如一款健身app的口号是:自律使我自由。在大街小巷,健身派出来的业务员举着传单追着每一个路人说:你太肥了,不要再懒下去了,健身游泳了解一下……

这也许是广告策划者们无奈又天真的幻想,以为运动就仅仅是“立刻动起来”就可以完成的东西。其实正如我这篇文章所言,运动是一个教育问题,是一个性别问题,也是一个阶级问题。在现实中,它恰恰不是“懒”的问题,因为不去运动的背后藏着太多不友好的社会环境、太多被压榨的工作时间和太多工作压力造成的疲累。

尽管如此,依然有很多女人在万般劳累的情况下挤出时间来健身,通过肌肉的酸痛找回女性身体的主体性。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实现运动自由吧!


参考文献:

《我国初中生视力的影响因素研究——基于CEPS(2014—2015学年)追访数据的多项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朱厚伟 等,2020

《性别身体的挑战与重塑:身场域中女性身体实践与反思_》,熊欢,2020

《以共享发展理念实现弱势群体体育权力的思考》,孟祥武,2019

《湖南省城市女性农民工体育参与对策研究》,王庆云,2018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datudatu(郑大兔)
女权活动家,因不可言说的原因立志跑一万公里,从跑两公里都喘不上气到现在一年跑量一千公里,并开始做更多力量训练。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