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后半生:白天家政,夜晚创作

心汝 · 2020-11-20 10:45 · 尖椒部落
摘要: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的那颗受伤的心在写作中得到了安慰,对任何事不再过高的追求,而是把我的喜怒哀乐都抒发于我笔尖。从初为女人的喜悦到品尝到生活的辛酸,再到生命发生转机,我在生活的起伏中不断前行,我也在写作中成为“那个女人”。

小时候,我是在外公外婆的呵护下度过的,到了上学的年纪后,母亲把我从外公家接了回来。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爸爸疼爱我,姐姐哥哥都让着我,那时的我无忧无虑,直到18岁工厂工作,人生进入成人期。


工厂的车间里,青年人特别多,大家在休息时一块去跳舞,一块去旅游。而我也很快就进入了我的初恋。那时的我认为是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甜蜜的。一年以后,双方父母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我的父母不同意我这么早谈恋爱,可在热恋中的我怎么能听进去他们的话呢?

又过了一年,他的父母提出了结婚的事,可我的父母压根就看不上他,还给我一个接一个的介绍相亲对象,条件都比我男朋友好多了。那时我很痛苦,不知该怎样决定,和他分手真的很舍不得。可不分手父母却死活不同意,婚礼没法办,如果和他私奔,传出去名声又不好听。

这样的状态又磨了一年,在我二十一岁那年,爸妈看我是心拧在这个人身上了,爸爸便意味深长的说:“我都是为你好,你找个好人,跟了去你享福,能疼你能爱你,过好日子,我们也就放心。人是你自己选的,要想好你以后跟他。怎么过,结婚了生活就不是这样。”那时的我很单纯,只告诉爸爸:“他说会对我好的。”就这样, 我在大家的祝福中结婚了。


初尝女人苦

可生活和谈恋爱是两码事。三天婚假一完,生活便进入常规,上班、下班、做饭。

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婚后不久我便怀孕了,可我拖着沉重的身体继续工作。就在怀孕三个月以后,由于我车间的活重,再加上本身就身体虚,便出现了先兆性流产。我上医院检查,大夫说:“必须卧床保胎,尤其是头胎,如果头胎保不住,以后可能会很难在保住。”

于是我便请假在家休息,什么也不能做在家躺着,有时饿得肚子咕咕叫,没人管也没人问,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我第一次有了离开家的感觉,我也意识到我现在是一个女人了——是个女人必须就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怀孕是女人的事,跟其他人无关,没人稀罕你。

我在家里卧床保胎,吃的什么都没有,公公婆婆照样上班。他们中午回家,看我在家躺着不做饭,便开始无休止的唠叨,我爱人也在一旁帮着他们家人说话。我便忍无可忍爬下床,便告诉他们:“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给句话。我在家里保胎什么吃的都没有,你们不闻不问就算了,现在还嫌我不做饭!你们带我去医院听听大夫怎么说,头一个保不住,以后都很难有孩子。我明天就回工厂上班,如果孩子流产呢,以后怀不住别怪我肚子不争气!”

说完我流着委屈的泪水离开了家,也第一次感到人世间的冷暖,为什么结婚了一切就不一样呢!

我来到了妈妈这里,正赶上吃饭,吃了两大碗,妈妈看我吃饭的样子,便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伤心地流出了眼泪说出了今天所发生的事,还决然地说:“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呢,明天就去上班,省得他们说我不挣钱还懒得连饭都不做。”妈妈说:“可不敢这么傻,生孩子是女人的大事。这个保不住,万一以后再也不能有孩子,那将遗憾终生的。先在妈这住两天,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调理调理,看看大夫再说上班的事。”

我便没有回婆家,这是我第一次离家。晚上我爱人来我娘家,接我回家。妈妈对他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好好照顾我,别再惹我生气了,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于是我跟他回家了,家里的其他人也没在说什么。一个月以后,厂里的领导来我家看我,并告诉我把我调离了原来的岗位,让我暂时帮车间主任打杂,活很轻,我就答应了。这是领导照顾我,愿我平安地生下孩子。


回到厂里上班后,我不再节省钱了,而是加强了自己的营养,努力地让自己出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在我努力和呵护下,我的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健康又漂亮的宝宝,除了我和爱人惊喜,余外的人并不是那么的在意。那时的我才意识到贫穷的人是没有喜乐的,也没有关怀,只知道一天三餐,能吃饱就行。

娘家妈,哥嫂,大姐他们给我带来了很多营养品,鸡蛋,挂面,老母鸡,让我像过年似的。坐完月子后,孩子满月了,我打算给孩子做满月酒。毕竟是家里的头一个孩子,老祖宗还活着,四世同堂多喜庆。可婆婆又反对了,这事又不了了之,我自己的事,连作主的权利都没有!孩子三个月了,要过百岁。我便回了娘家,买了些东西简单的和我们一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给孩子过了百岁。

生活仍然在继续中,我俩都是双职工,又拖着孩子,家里的活就干得更少了。婆婆又不满意,导致婆媳关系不和谐,还牵扯出小姑姑和我起了磨擦。我便决定带着孩子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家,白天孩子由我妈带着,晚上我就回婆家睡觉。

这样的冷战我坚持到孩子一岁,终于婆婆答应分家了。其实分家时我和爱人真的是过不下去了,我们俩的感情对我来说是一种绝望,那种以前的甜蜜没有了,反而天天在矛盾和劳累中过着,人也消瘦了很多。说实话我不怕日子苦,我怕的是人与人之间没有亲情,没有相互之间的关爱。


在起伏中成为那个女人

分家后,对我俩来说好像有了转机——他接孩子我做饭,我接孩子他做饭,生活好像有了规律,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少了很多,也许那时的生活是我们一家最幸福,也最难忘的时刻。这中间也离不开我妈妈的功劳,为了让我们少矛盾,她帮我们带孩子,我们下班了就把孩子接走,我也很努力地工作尽量多干点家务。

在我们俩的努力和打拼下为家里添制了彩电,录像机和其它小家电,我也在平时休息时间摆地摊夜市——大人鞋、小孩鞋,外带一些袜子来贴补家用。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我不再是一个娇滴滴小孩了,是一个吃苦耐劳,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了,没钱了我去挣,孩子的吃喝拉撒我去料理,家务我料理的头头道道。我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成熟女人的形象。

可这样的好景并不长,就在一九九九年我下岗了,二零零年我爱人也下岗了,生活的重担又一次压过来。我便想到做生意,做水果生意来维持生计。生意还不错,给我带来的收入比我下岗前工资还高,我们一天的生活有了保障,也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家。我做了生意早出晚归,家里的活就相对的做的少了,爱人就做的多了。

而讨厌的婆婆又乘虚而入,我们的矛盾又多了起来,时常因一点小事闹的不可开交,他们以我不干家里活为理由,我委屈得直流眼泪——恨我自己怎么这样没眼光瞅上这么一家糊涂蛋呀!卖水果起早贪黑多累呀,那都是男人做的活,现在女人做了,不但没人心疼她累,还嫌她回家不干活。

为了孩子我就忍着,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为了这个信念我忍受着他们的任何行为。可由于长年累月在外风吹雨淋,我查出了子宫内膜异位症。身体的病痛折磨着我,可我还要坚持出摊挣钱,想让自己和孩子过得好一点。

那时的我,脑子就一种想法,多挣钱,为了挣钱让我把命搭上我也愿意。

由于我努力,也给这个家里存了点积攒。二零零八年,下岗职工整体要交社保,需要补交二零零八年以前未交的社保金,为了老年有所依靠我便亳不犹豫的补交了金额。婆婆再次登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穷,向我借钱交社保,我扭不过他娘俩伸出了援助之手。这并没有感动婆婆,更没有让他们感到这些钱背后的艰辛。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和挑剔我的心,我再一次的凉到了冰点。

就在二零一一年,孩子上大学的那一年我依然离开了冢乡,来到了北京做起了家政。我的人生又一次的来了转折。


在做家政之前要进行培训学习,而家政的工作是干枯无味的。我利用休息时间参加富平公司的各种培训,包括文学小组写作培训课,在二零一三年出稿优秀作品《我和贝贝宠物狗的情缘》并被评为全年优秀奖,以后我也走上了写作的道路。

我的作品曾多次在富平通迅录上登刊:《我在北京有个家》、《我的客户是位老红军》、《我和爷爷参观芦沟桥》、《我陪客户过中秋》等,后来我的原创文学《桃花开了》又在刊物上得了优秀奖。我的那颗受伤的心在写作中得到了安慰,对任何事不再过高的追求,而是把我的喜怒哀乐都抒发于我笔尖。

寂寞孤独时就写起来,寄托我心中的感情,思念家里的孩子和妈妈时写起来,告诉他们我想你了。我可以离开任何人,放下任何事,但唯一离不开写作,它可以抚平我心灵深处的伤痕,寄托对亲人的思念,分享我的快乐。写作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今后的生活有了方向,让我一颗保守的心,得到了释放,我在写作中改变了自己,追求着梦想,寻找快乐,我真正的放下了一切。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汝
赵新亚,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