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打工姐妹是我最强大的依靠

小红帽 · 2020-05-18 10:2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独自一人在异乡生病,没有亲人,打工朋友们如同兄弟姐妹一样照顾陪伴我。

厂里的年度体检上写着乳腺增生二级,我也不太当回事。乳腺增生哪个女人没有啊,小毛病不用管”,我看着体检报告这样想。

第二年的体检报告也是这样,好像还长大了一点点,时不时一阵刺痛。我开始担心了,去社康做了复查,医生说需要动手术。我被吓着了,开始在网上看关于这个病的各种文章,问周围有做过这类手术的朋友同事……越打听越害怕,害怕自己得了癌症。

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得这个病了啊?这句话加深了我的恐惧,觉得这病特别严重。我也很纳闷,这个病和年龄有什么关系?


图片由作者提供

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讲我的害怕和恐惧,拖了好几个月。后来在微信上看了一篇文章,客观而详细:乳腺其实是一种「症状」。乳腺结节转变成乳腺癌(恶性肿瘤)的概率极低,一般不用做手术,定期复查就可以。有的医生会开点药给你吃。定期体检,不要相信什么乳房按摩,这会让乳腺增生越来越严重的,发现问题就听医生的话,医生才是专业人士。”

文章后面很多人评论说自己也做过,就是个小手术。有个人评论说她24岁因为这病都做好几次手术了。这给了我做手术的勇气。

我和玩的好的女朋友们分享我要动手术的心情:怕是恶性肿瘤,也怕手术时没人签字,没人照顾,没人陪的那种孤独。

她们鼓励我:有病就得治啊,早治早轻松嘛!她们都会一直陪着我的。于是朋友们开始安排,灵和弯弯有时间可以陪我动手术,帮我签字,还可以照顾我术后的饮食起居。

我的小姐妹们虽然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却成为我在这座城市里最强大的依靠。

去医院预约手术的时间,医生说要一个星期后才有床位,有床位了会给我信息,让我回家等着。怀着激动又害怕的心情等到了医院的通知。

灵陪我去办了住院手续,走廊上都住满了病人,我担心会被分到有男病人的病房有个同事做这个手术的时候就被分到了一个有男病人的病房,特别尴尬,她还被男病人骚扰过。

还好最后等好久分给我的病房里都是女性,而且是38床,一个象征女性的一个数字。有两个刚做完甲状腺手术的妹子。还有一个和我同病的阿姨,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灵一直陪着我做各种检查,飞飞下了夜班也过来陪我,病房里热闹了很多。手术定在24号,护士告诉我不能吃早餐,所以晚饭吃了很多,飞飞说:“你哪像个病人,活蹦乱跳的,还能吃。”


图片由作者提供

灵担心我会害怕,晚上留在病房来陪我,那晚我睡得安稳,一点都不害怕,倒是灵一晚上没睡。弯弯一大早就过来陪着我,等到下午三点才轮到我。

手术室里全是女医生,其实我已经做好了有男医生在场的心理准备了。医生说这是第五台了,后面还有一个,我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好辛苦啊!因为是局部麻醉,只有打麻药的时候一点痛。

我能听见医生们说话声和操作的声音,很害怕,非常紧张,不知道过去多久,医生说可以了,便把我扶起来给我胸前缠纱布,勒得很紧,麻药也快失效,我能感觉到痛。

医生把我扶到轮椅上坐着推出去,朋友们都在等我。我突然想哭了,不知道是因为麻药失效了痛的,还是看见她们在等着我感动的。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和她们讲手术时的感受:就像一头猪躺在案板上任人宰割,胸部的痛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

灵晚上就回去休息一下,然后给我炖鸽子汤补身体。手术后的第一个晚上根本睡不着,坐立难安,弯弯陪着我,一会儿扶我起来坐一坐,喝口水,一会儿又要扶我出去走走透气,睡我旁边的妹子说,这点痛算不了什么,生孩子那才叫真痛呢!我还没体验过生孩子,但现在是真正的痛啊!半夜让护士给打了止痛针才稍微睡了一下,我就这样折磨了弯弯一个晚上。 


图片由作者提供

第二天是圣诞节,我的那些直男朋友们来看我,给我送了两袋苹果,还有一些零食和奶,觉得他们超可爱!三金小姐姐拖他们送我一个平安果,还有一张祝福的便条,陪我聊天转移我的注意力。

喝着灵给我炖的营养鸽子汤,吃着飞飞煮的瘦肉虾粥,我被满满的幸福包围着。虽然我在这座城市没有亲人,但这些打工朋友们不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红帽
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不分白天和黑夜的一线工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