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疫情,1999年的下岗

心汝 · 2020-05-27 15:36 · 尖椒部落
摘要:人人都有活干,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出来打工,每个人的生活质量上去了,留在家里的老人也有了依靠,才能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


插画师:楠神大人

这次疫情让我想起了20年前的下岗。

 

1999年,一个好好的家在下岗的春风里变得支离破碎,手工企业38个单位,前后相继都破产倒闭,我们被“一次性安置”所代替,整个家的经济陷入了困境。

随着工厂的倒闭,公公婆婆的退休费拖欠,我们两人又下岗。找不到工作,婆婆和公公只能去小姑子家。

姐姐、姐夫、哥哥、嫂子在这场下岗的春风里,没有一个幸存的。

哥哥只能在工地上找一些零工干,到了冬季,没活了,只能歇着。

嫂子也到处找活,但都被嫌年龄大,找不到工作。工厂都倒闭了。

商业部门招员工,要年轻、有文化、会电脑的,可嫂子的母亲在她小时就去世了,寄养在孩子多的姑姑家,压根就没上过几天学,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怎么会电脑呢?

姐姐和姐夫也不好过。姐夫找了一个开发公司给领导开车,还要经常陪领导出差。姐姐俩孩子要上学,另一个孩子还有心脏病,只能在家。

看着我们艰难地过日子,母亲很着急。

其实母亲比任何人都艰难。父亲才刚去世一年多,她的单位又破产了,一次性买断工龄,一人一年按500元,她总共拿了7500元。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由于下岗的人多,商业部门就算有一个空缺,也得“走后门”,有“关系”才能进去。我们没有“关系”。

母亲看到我找不到工作,更是省吃俭用。她每天下午才去买菜,一两块钱买一大堆,与其说买菜,倒不如说捡菜。之后,再用省下来的钱接济我们,让我们暂时渡过难关。


有一天,我对母亲说我要做生意,她听了很高兴,还说愿意帮我们带孩子,解决我的后顾之忧。听了母亲的话,表面上,我增添了很多信心,但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做生意,我很生疏。

那是一个星期六,我把孩子放到母亲那里照看,便和爱人去水果批发市场。

市场上的水果琳琅满目,价格也高低不等,我也不知道该买啥好。犹豫了半天,最后买了一个农民的桃子。桃子特别甜,就是比较软,不好再存放。

每斤0.25元,我便要了100斤,花了25块钱。心里想着也就25块钱,赔了就赔了,反正花钱不多。

我捡好桃子,装满筐,再挂在自行车的后架两边。爱人在前面推着自行车,我在后面跟着。

这时来了买主。我一边让他们尝,一边卖。桃子比较软,我也没有卖太贵,就0.60元一斤。

不到一个多小时,两筐桃子便卖得不多了。数数手里的钱,呀!已经55块钱了。除去25块钱的本金,净赚30元。

我俩一边推着车往回走,一边卖。也给母亲留了几斤,想让母亲也高兴高兴。

不到中午12:00,我们便回到了家。母亲见我俩回来这么早,很高兴。我一边给母亲洗桃子,一边说赚了30块钱,之后又拿了十块钱给母亲。

母亲一边吃桃子,一边说:“挺好的,你看这么早回来了,还赚了钱。”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又增添了对做生意的信心,并在心里鼓励自己:要坚持做下去。


插画:补药脸

这一做就是十年。过程虽然很艰辛,但也充满了乐趣。这份活养活了我们一家子,使我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

卖水果是季节性的,从十月开始是淡季。本地的水果基本上都没有,只能买外地水果,比如橘子、香蕉还有火龙果等。

每筐水果都用4斤重的塑料筐打包,下面还垫着一层厚厚的卫生纸,光包皮就十几斤,而连皮带货也才40斤,最后实物能有三十斤,就很不错了。

经过长途运输,里边烂得也很多。这样层层剥皮,货物的成本就会上涨一两块钱,可我们又卖不了太高的价钱——卖得太高,没人要。卖得太低,没利润。只能多拿货,薄利多销。

每天熬到很晚才回家,整个人冻得冰凉冰凉。脸冻得刺痛刺痛,回家拿热水一洗,再擦上一点护肤油,上面火辣辣的,像挨过打的一样。

累得一边吃饭一边打盹。妈妈看我疲惫的样子,心疼地说:“歇了吧,等春暖花开了,再做吧。”

我说:“没事,都习惯了。”

心里却想着:有谁知道我的难呢?一大家子人吃饭,孩子还要学费,这些开销从哪里来?虽然这时的生意不太好做,但总比在家歇着强,最起码一家人的生活费是够的。

“慢慢熬着吧,等到春暖花开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信念鼓励着我坚持下去。



4月份,本地大樱桃成熟时,也是我们生意最好的时候。

每天早上必须4点起床,5点到批发市场。去得晚了,市场门口就会堵满三轮车和自行车,挤都挤不进去。

一般,农民大哥比我们更早,他们把装樱桃的筐子一个挨一个地摆整齐,方便我们选。

我们只需比他们晚几分钟就可以拿上好货,大颗、短把、小核的樱桃算是极品,味道鲜美,颜色好看,很吸引顾客。

五湖四海的商贩都来这里,因此相互抢货的事时常发生。认准了,就得下手狠一点,否则你拿不到好货。

每次拿到上货,我便到早市上去卖。6:30左右,锻炼的人已经到了早市上。我们把樱桃筐子摆得整整齐齐,等待顾客。

有时生意好一点,货在9:00就销完,赚得钱也多,下午还可以休息一会。不过这种情况也只能持续20几天。

随着天气的变化,大量樱桃都成熟了。农民大哥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往市场跑,便要我们上门取货。

谈好交易,我们便每天下午骑自行车上地里拿货。信守承诺的口头协议,会促成我们的长期合作。


插画师:左丘

早上5点多,农民大哥把提前摘好的樱桃送到早市上,再到地里摘下午的。

我们在早市上卖货,卖完卖不完,到下午两点多,都得骑着自行车挂着两个筐到农民大哥的地里去拿货。

樱桃地离市场不算太远,也就五六里,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如果早上卖完了,我就和爱人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带两个筐去拿货。通常爱人筐里的货多一点,我筐里的货就少一点。

如果早上的剩货多,就由爱人独自取货,且必须赶在17:30夜市之前回来。

晚上,我们继续在夜市上卖货,没有更多的时间回家做饭吃,便随便在街上买着吃点儿,直到夜市结束。

一般夜市上,销量挺好。夜市结束,货基本上能卖完,剩一点也没关系,第二天早上也可以再卖。

这时什么也不怕,就怕断了货源。虽然很累,但丰厚的利润使我们坚持了下去。等樱桃季节过了,就能好好地休息几天。

其实再苦再累的活,我都不怕,怕的是亲人的不理解。

 

那是六月的一天下午,我拉着三轮车沿街卖水果,隐约看见有三个学生在市场里晃动着,其中一个看见了我,低着头躲躲闪闪的。

我扔下三轮车,故意走到跟前问他:“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怎么在这儿?”

他说:“这节课是体育课,我给老师请假了,想出来买点东西吃。”

我说:“体育课就可以不上了吗?”

他没有再吭声。

从我走到他跟前的那一刻起,他自始至终也没抬起头,也没叫我一声妈,就和同学回学校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恨自己上学念书少,走上了这条艰辛的路。更恨我的儿子不懂事,不珍惜上学的机会,竟然逃课。

晚上回家,我问他:“为什么不敢抬头?”

他说:“我怕同学知道你是卖水果的。”

我说:“卖水果,你觉得丢人。要知道,我不卖水果,你的学费从哪里来,咱们这个家怎么生存下去?你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虚荣心竟然这么强。”

他说:“我怕老师和同学瞧不起我。”


插画师:左丘

我说:“你用不着让别人瞧得上你,只要你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自然会被人瞧得起。不好好学习,还嫌你妈给你丢脸了。我要不是为了你,干嘛要这么辛苦,你好好想想。”

说完便让他回屋写作业去了。我很伤心。

从那以后,我不再那么拼命挣钱,而是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儿子的管教上。

高中最关键的时候,我不能因为挣钱耽误了对他的管教和指导,便给他请了家教,盯着他上学。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总算脑子开窍了,向我承认了错误,又好好地发奋学习。

其实孩子对我有偏见,我自己也厌倦了这种生活。

 

在孩子离开家上大学时,我便也离开了家,来到北京,干起了家政。这一干,又是七八年。

在这七八年里,我努力学习家政的各项技能,接受新生事物来提升自己,尤其是网络信息这一块。

不懂了就参加“鸿雁手机性能培训班”,一点一点地让自己更强大。

由于长期在外,不能回家,思念牵挂着家乡和亲人,有时也觉得有一种失落感,甚至幻想着在老家找一份固定的工作该有多好。

我的努力得到了客户的认可,工资慢慢地涨了上来,我家彻底摆脱了贫困。


20年过去,新型冠状病毒来了,各个行业都不景气,我们面临着又一次的失业,家庭又一次地陷入了困境。

哎,十几年前有母亲鼓励,也有年轻时的冲动,可现在怎么办?

做超市生意已经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观念,马路市场不复存在。我们今后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我感到很茫然,也很无助。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早已疾病缠身。什么都需要钱,又没有其他的收入,每年还要交职工养老金。这一年9000元从哪里来?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外出打工,寻找更多的机会,改变家庭的贫困状态。停留在那里,只能越来越穷。

盼望疫情早点过去,能从老家找一份固定的工作。

通过这次疫情,真的希望国家体制能改革三线城市工厂为国有制的。安排三线城市待岗人员和附近的农民工作,办工厂能带动三线城市的经济,减轻一线城市的压力。

人人都有活干,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出来打工,每个人的生活质量上去了,留在家里的老人也有了依靠,才能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汝
赵新亚,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