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乎薪酬,只想回去工作”——病毒侵袭下的亚洲女性

Lara Owen · 2020-03-16 19:4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必须确保妇女的声音得到倾听和认可。”

自从在中国爆发以来,冠状病毒已经在亚洲杀死或感染了成千上万的人,并正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除健康之战外,该病毒也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在整个亚洲,受影响最大的是妇女。


联合国妇女亚洲及太平洋地区人道主义和灾难风险顾问玛丽亚·霍尔茨伯格说:“危机总是加剧性别不平等。”

亚洲妇女首当其冲地受到以下5个方面的影响。


1.学校停课

“我和孩子们在家里已经呆了三个多星期了。”宋素英是记者兼两个孩子母亲,她住在韩国,韩国最近宣布将新学年的开学时间再推迟两个星期,因此孩子们要等到3月23日才能上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4日,在韩国、中国和日本,从学前班到高中,有超过2.53亿的学生因为疫情暂时无法返校。

对于像宋女士这样的女性来说,这一措施尤其困难,因为在许多东亚国家,母亲在家里的负担过重,她说自己一直感到“沮丧”。

“说实话,我想去办公室是因为我在家里不能集中注意力。” 宋女士说,“但是我丈夫是养家糊口的人,他真的不能请假。”她试图趁孩子们入睡时完成工作。


宋女士曾听说有一些公司削减女雇员的工资,这些女雇员在学校停课后因需要育儿而无法回到办公室。

她说:“许多公司没有这么说,但他们仍然把工作的母亲视为负担,和缺乏竞争精神。毕竟,如果没有孩子,你可以更多地进入办公室。”


2.家庭暴力

随着中国数百万人在室内自我隔离,家庭暴力事件不断增加。

居住在武汉的女权主义者郭晶曾收到关于目击父母之间家庭暴力的咨询电话。她说,来电者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求帮助。

居住在河南省的小李在社交媒体上撰文,称她的一位远亲遭到前夫暴力对待并请求帮助,同时表达了对此事的担忧。

“最初,我们发现不可能获得允许她离开村庄的许可证。”李女士说,“最终,经过多方说服,警察终于批准了出入境许可证,以便我的兄弟可以开车与她和孩子们见面。”


这些关于家庭暴力的报道在社交媒体上浮出水面,一些女性制作了海报,提醒人们在看到家庭暴力时应予以介入和制止,而不应成为被动的旁观者。在新浪微博,#疫期反家暴#话题获得了3000多次讨论(编者注:目前已有4000多次)。

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负责人冯媛表示,她的组织收到受害者咨询的数量是隔离检疫之前的三倍。

她说:“警察不应该以流行病为借口不认真对待家庭暴力。”



3.一线护理人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在卫生和社会部门,女性工作者占总数的70%。

媒体一直在宣传和赞扬在前线工作的女性医务人员“圣洁”和“战士般”的故事。但是这些女性医务人员面临的现实是什么?

一段视频显示,来自甘肃省的女性医务人员集体被剃光头,然后被派遣去帮助抵抗冠状病毒的爆发,视频在网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一位怀孕9个月的医务工作者流产后又重返工作岗位的故事也引发了巨大的反弹,因为它被当作一场宣传秀,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上个月,英国广播公司(BBC)与一位护士交谈,护士说医院工作人员在10小时轮班期间不得进食、休息或使用厕所。

这是医务人员的普遍状况,而女性要面临更多的困难。

由志愿者发起的“姐妹战疫安心行动”正试图向病毒爆发中心湖北省的一线医务人员提供女性经期卫生用品。发起人表示,女性的月经需求被忽略了,没有多少人想到为成千上万的女性医务人员提供合适的经期用品。

她在微博页面上写道:截至2月28日,已捐赠了481,377件安心裤,303,939件一次性内裤和86,400个卫生巾。


在志愿者行动获得大量称赞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表示将向女性医务人员发放月经产品。


4.移民家庭佣工

在香港,大约有40万妇女从事家政服务,其中大部分来自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这些妇女对不稳定的工作状态,及防护用品(例如口罩和手部消毒剂)的供应越来越焦虑。

“口罩的紧急购买已经推高了价格,以致移工无法负担得起。”香港移民工人慈善团总经理Cynthia Abdon-Tellez说。

“不是所有的移民工人都会从雇主那里得到口罩,我们必须自费购买口罩,而且这非常昂贵。一些从雇主那里得到口罩的人会使用同一口罩一周。”一名印度尼西亚印尼移工说。

Abdon-Tellez说,她的组织已开始收集口罩,分发给外劳,而雇主没有提供。


“印尼领事馆分发了免费的口罩,但这还不够——要花一小时(排队)领3个口罩。我们一周至少需要六个口罩。”美国移民工人协会主席Sring Sringatin表示。

香港政府的建议也使外籍家庭佣工感到沮丧。政府敦促他们在每周一天的休息日留在室内(即雇主的家里),以保护他们的健康,减少感染的风险。但这使得这些远离家庭和亲人的妇女失去了宝贵的社交时间,并使她们面临被剥削的风险。

“由于无法外出休假而留在家中的移工仍在工作。”Sringatin女士说,“她们将无偿为雇主做饭、照顾小孩或照顾雇主的父母。那些坚持请假的人有被解雇的危险。”



5.长期经济影响

经济学家和政府正在讨论关于病毒爆发而导致全球经济可能以2009年以来最慢速度增长的预测。伦敦SOAS大学讲师Christina Maags表示:“低收入妇女特别容易受到消费放缓的影响,因为她们倾向于在酒店、零售或其他服务行业工作。”

她说,在中国,“由于许多女性农民工没有劳动合同,因此冠状病毒意味着她们没有任何收入——如果她们不工作,她们就不会得到报酬”。

“在没有社会保障的情况下,她们面临重返工作岗位可能会生病,或需要负担其他形式的住宿的困境。或者,他们可能被迫留在家中,靠自己的一点积蓄为生。这使她们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一些依靠中国原材料的东南亚制衣厂被迫关闭。

据缅甸政府称,自一月以来,已有十多家工厂关闭,尽管劳工部表示并非所有工厂关闭都与冠状病毒有关。

Ma Chit Su说,她的家庭依靠她在制衣厂工作获得的工资维持,现在工厂关闭了。她说:“我不在乎薪酬,我只是想回到工厂工作。”


从联合国妇女署的角度来看,这些是受影响最大的一批妇女,包括日薪工作者、小型企业主和在非正规部门工作的妇女。

联合国妇女亚洲及太平洋区域主任Mohammad Naciri说:“在中长期恢复工作中,男女的不同需求也需要被考虑到。”

“妇女在防治疫情的斗争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她们是卫生保健工作者、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社会动员者、社区和平建设者和接洽者以及照顾者。

“必须确保妇女的声音得到倾听和认可。”

插画|肖美丽
文章编译自BBC报道《Coronavirus: Five ways virus upheaval is hitting women in Asia》,原作者Lara Owen。
原文链接: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1705199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编译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