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世界还没有毁灭

尖小椒 · 2020-01-01 19:42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即使“2020不会对你更好”,也要以更好的姿态,站在新的起点上。

如果要给2019做一个年度总结,我会选这个词——


“撕裂”,不仅意味着在朋友圈、微博的一次争吵,也意味着不同群体间矛盾的扩大,意味着一部分声音不断“被消失”,不同群体、不同处境的人们越来越远离彼此的视野。

而更多的讨论,在缺少可信信源又充满戾气的舆论场中,越发难以为继。

但感到无助和愤怒,也并非全然是坏事。对裂痕的觉察,或许可以让我们再次意识到彼此命运的关联,找到联合的动力。

我们回顾了2019年的部分重要事件,希望以此重走2019的心路历程,找回那些愤怒和坚持。

即使“2020不会对你更好”,也要以更好的姿态,站在新的起点上。


1月

该不该跟外卖员说“谢谢”

1月20日,大V@阑夕 发布微博,称美团给骑手发了问卷,问骑手“最想向用户说什么”,收回的答案中,“收餐时说声谢谢”位列前三。话题#该不该跟外卖员说声谢谢#由此在微博获得超两亿的阅读量,并引发巨大争议。

实际上,美团研究院的报告原文显示,美团骑手对用户诉求的前三位是:高峰期超时希望得到理解、恶劣天气多给予理解和关心、收餐地址写正确。而“收餐时说声谢谢”仅仅排在倒数第二位。

这个话题之所以被引爆,固然和错误的信息传播有关,更可能的原因是,消费者和服务人员之间的矛盾一直在累积,而它只是刚好戳中了这一点。

点击阅读:

《要不要对外卖员说“谢谢”,到底算是什么大事?》



3月

耽美作者“深海”一审开庭

2018年10月,耽美小说作者“天一”因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一审获刑十年零六个月。2018年12月17日二审开庭,至今尚未宣判。

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对相关法律及出版物分级制度的讨论,并重新引发对同样因被举报而被捕的耽美作者“深海先生”的关注。“深海先生”于2019年3月一审开庭,判刑4年。

两起案件同时在公众和耽美社群内部引发争议。支持、声援的声音与辱骂、嘲讽并存。来自耽美社群内的观点也两极分化,有人急于将耽美与色情做切割,也有人试图在一片争议声中作出澄清、寻求共识。

点击阅读:

《耽美作者被抓了,我们如何“看”耽美?》



4月

996.ICU与“社畜”的反抗

“996”工作制,即朝9晚9,一周工作6天,每周工作时间最少72小时。这是今天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潜规则,也是大量程序员的生存现状。

3月26日,在开发者协作网站Github上,出现了一个叫“996.ICU”的代码仓库,直指“996”工作制严重违反《劳动法》。4月1日,一群行动者响应了“996.ICU”,拜访了9家传闻中加班文化盛行的互联网公司,并尝试向每家公司递交了一份关于取缔非法加班的倡议书。

程序员的抗议引起一定范围的响应,紧接着,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处境也开始受到关注。同时,也暴露出身处不同行业人们的割裂。

点击阅读:

《不同行业同款社畜,2019我们离做个人还有多远? 》



5月

生育“屎尿屁”

微博用户@花开富贵老娘发飙 发帖谈及女性生育经历,在半周内获得500万阅读量,1.3万条转发。她将收到的女性评论整理为推文《生育中那些没人告诉过你的屎尿屁:是苦痛还是自由?》,反驳“生育之痛天经地义”的观念,并呼吁将讲述疼痛、自由选择的权利还给女性。

点击阅读:

《说“母亲节快乐”之前,你应该了解这些》



7月

“工伤讹钱”?

7月19日,网易新闻旗下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发布非虚构作品《靠工伤给儿子攒出了车和房,她想收手了|人间》。文章讲述女工阿芳为了凑够儿子创业本金和婚房婚车,前后两次制造工伤事故,从而获取“高额”工伤赔偿。

对此,佛山市顺德区乐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提出质疑,指文章将劳动者的工伤故事置换为一个底层家庭的伦理悲剧,并将劳动者应得的合理工伤赔偿视为“幸运”,无视了大部分工伤工友遭遇的现实困境:

“一个极端的连续故意工伤故事很快被泛化为一种城市中产所想象、资方企业代表所厌恶的“工伤讹钱”现象,而那些劳动者的故事却隐匿不见,因为制造生产而被搅进机器的手脚、身体都不被看见。”

点击阅读:

《我受了工伤,拿了赔偿,怎么就错了? | 驳人间文章》



白石洲清租

被称为“深漂第一站”的白石洲面临拆迁改造,居住在此的15万名打工者及其子女,也都要面临迁移的命运。超过4000个家庭的孩子需要面对眼前的就学困境。

艺术家“坚果兄弟”发起“深圳娃娃”行动,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唤起公众对流动儿童入学问题的关注,敦促政府提供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在尚未被“清租”波及到的地方,白石洲人的生活还在继续。

点击阅读:

《“深漂第一站”白石洲,如今是什么样?》



9月

刘强东Jingyao案听证

美国时间9月11日周三上午8:30,Jingyao诉刘强东强奸民事案在明尼苏达州举行第一次庭前听证。有女权主义者赶赴法庭,表达对 Jingyao的支持。

声援活动发起人梁小门表示:“我的目的就是想到现场然后Po一张照片给大家看。我希望今后大家在网上搜这个案件的新闻,不要再搜出来一堆全部都是刘强东那张大头照。”她对听证过程的记录和讲述成为唯一的中文信息源,被国内的媒体账号所引用。(信息来源:微信公众号“女神和表姑的日记”)

而在中文网络,对于案件的争论始终没有止息。

点击阅读:

《我们为何会成为JingYao/刘强东的支持者?#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



10月

死于出租屋的环卫工

10月27日,全国环卫工人节的第二天,广州环卫工人余有德被发现死于出租屋里。死亡前三天,余有德刚被环卫站通知,因违反规定“扣分”过多,强制解除劳动合同,且环卫站不支付任何赔偿金。

10月28日,有环卫工人因在微信群传播余有德的事情而遭遇扣分和罚款。相关街道的环卫工人也因此被叫到环卫站办公室问话。环卫站在法医鉴定未出的情况下发出消息,称余有德因饮酒过量造成心梗死亡,与环卫站无关。

事件使环卫站“以罚代管”制度再受谴责。

点击阅读:

《被“以罚代管”的制度杀死的环卫工》



11月

网易员工遭暴力裁员

11月23日,一名网易员工通过微信公众号爆料,自己在网易长期高强度工作,却在查出患绝症后,在医疗期内遭遇暴力裁员。

文中所列举暴力裁员的手段有:强制请年假、提出工作群、骚扰家人、言语威胁等等。公司违法成本低、劳动者维权成本高的现状,在不同阶层的打工者中引发共鸣。

点击阅读:

《致网易被“暴力裁员”患病前员工:愿所有反抗的声音汇成汹涌的河》



12月

春蕾计划被疑“诈捐”

12月17日,旨在帮助失学女童的公益项目“春蕾计划”被指出存在男性受助者,引发网友对于“诈捐”的质疑。

在讨论中,除了对基金会的问责、对整个体系管理模式的反思之外,亦有人将矛头指向受助男性学生及受助家庭,指其因重男轻女抢走了本属女童的资源。而对此种观点的反驳又引发新一轮争论。

点击阅读:

《农村女童的教育资源是被谁抢走的?》



2019,还有这些普通人的故事

《家,她们逃离和坚守的地方 | 3·8妇女节摄影》



《我要一声响亮的“我愿意” | 女工拉拉》



《“盲人”女性能做什么?答案是“世界上的所有事” 》



《我,27岁,理想生活是离婚》



《是什么使一个绝望的底层人重生?》



2020,愿我们继续同行。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尖小椒
尖椒部落唯一官方客服,立志与性别不平等斗智斗勇一百年。 (微信号:jianxiaojiao45)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