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网易被“暴力裁员”患病前员工:愿所有反抗的声音汇成汹涌的河

兰花花 · 2019-11-27 14:2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是一位女工友看到“网易暴力裁员”爆料事件后的心声。“他的文章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和讨论,无非是因为他所遭遇的正是千千万万中国打工者遭遇的,他的痛点戳中了所有打工者的痛点。”

1123日,一名网易员工通过微信公众号爆料自己在患绝症后被网易暴力裁员的事情,整个过程读来令人气愤不已。看完他的遭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思绪万千。

我对他遭受的不公待遇感到气愤,同时,也敬佩他选择写出来曝光的勇气,以及他字里行间流露的真诚与才气。



当事人晒出的业绩排名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该员工自曝,自己于2014年毕业于上海交大,之后进入了网易从事游戏策划工作。在文中他说:

“我在网易的5年时间里,一次迟到早退都没有。不管是连续几周加班到后半夜,还是连续的996,第二天我都没有迟到过。感冒发烧身体不舒服,强撑着也要在周维护的早上爬起去公司,也要等半夜周版本测试结束才能离开公司,我依然没有迟到早退。”

201811月、12月的项目组业绩排名中他也一直是第二名的领先名次。可见他对工作高度负责,工作能力突出。

在身体长达五年的高速运转之后,该员工于20191月感到身体不适,后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他已经没有几年的生命了,如果想要活命,只能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然而,他卖命工作了五年的网易公司,在这个时候没有给予该员工该有的保障和关怀,反而为了辞退他,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最后让保安将该员工赶出了公司。


当事人文中爆料
公司试图通过各种手段非法裁员

看完这篇帖子,我已经无力再去批判网易公司违反劳动法,在员工最绝望的时候补刀的恶劣行为,也无力再去讨论员工在医疗期内不能开除的劳动法律规定,我更没有能量去为这个不幸的员工做一点什么。我只觉得巨大的、无形的黑暗怪兽正在吞噬掉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该员工在文章最后说:“我知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是要一个人对抗网易的HR团队、公关团队、法务团队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团队,但这一次我不想再退缩了。”

然而我想说,他面临的压力,除了来自他所说的那些人和部门之外,还有未走完的漫长而艰难的司法程序。我翻看了很多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和评论,看到很多人对仲裁充满了期待,认为仲裁庭可以主持公道,给予当事人正义。然而,走过劳动仲裁程序以及一审、二审程序的我,对这件事几乎不抱任何希望。


2018年,我被老板针对。因为我不够圆滑,在工作上经常给老板提建议,老板可能觉得我提建议的行为挑战了她的权威,为了给我示示威,于是她大胆克扣了我200块工资。

200块钱看似不多,但对于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多块钱的人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更为重要的是,我觉得老板克扣工资的行为践踏了我的尊严。所以,耿直的我,开始了一系列和老板的沟通谈判,最后,我索性提起了劳动仲裁。

克扣工资;没有签订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需要支付双倍工资;没有加班费、不买社保等违法行为需要支付经济补偿金;没有按照招聘启事发放工资,需要支付工资差额……这些通通被我写了进仲裁申请。

因为没有购买社保和克扣工资的事实我有非常充足的证据,所以仲裁庭支持了我支付被克扣工资和经济补偿金的诉求。而加班费和双倍工资以及工资差额,不管我如何努力证明,仲裁庭都不闻不问。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去证明我加班了的,尽管我晚上有上班。因为我们上班没有打卡,所以仲裁庭默认用人单位人事考勤不规范的锅只能由员工来背,尽管我提供了一系列可以间接证明我晚上有加班事实的证据,且我的证据之间是相互印证的。

对于工资差额,仲裁庭更是纵容了老板招聘启事虚标工资的欺骗行为,仲裁庭认为招聘启事不是合同,所以无效。而对招聘广告的虚标工资等仲裁庭不做丝毫评断。

而用人单位与我签订的通篇存在大量违反劳动法律强制性规定的试用期协议,仲裁庭竟然认为是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尽管我提交的出自最高法《劳动争议审判指导》里的案例对于该类协议持否定态度。

一审、二审法官一律沿用了仲裁庭式的说法和做法。

我感到,仲裁员以及一审、二审法官态度非常明显地倾向用人单位,甚至仲裁庭拒绝我的朋友门去旁听庭审,在我问及原因时,仲裁员来了一句“你想让别人旁听,对方还不想让别人旁听了”,在我让一审法官调查证据时,一审法官来了一句“自己的证据自己准备,我们哪有空帮你去调查呢”而推脱法官应有的调查取证的义务,而二审法官更为奇葩,写的判决书里面连有没有开过庭都搞错了……

司法部门的不作为和对资方的天然偏袒,一度会让人觉得司法只是资方的代言人,法庭完全不是讲公理的地方,它只是个审核证据的场所。劳动者只有拿出百分百确定的证据证明资方违法时,法庭才会不得不做出有利于劳动者的裁绝或判决。

我也曾经以为法律可以给劳动者公正,法律可以维护尊严。然而走过仲裁、一审、二审之后,我才发现,从始至终,这都只是我一个人在较真,只是我一个人的战场,仲裁员、法官,他们只是被逼接了案子,陪我走过场而已……

但是,我依然不后悔较真了一场,它让我看清了法律和现实的差距,它也让我看清在利益的驱动下,人可以有多少张面孔。


网友评论:劳动者维权成本太高

在网易公司于25日做出的《说明》与《内部说明》里,网易公司写道:公司已经支付当事人N+1经济补偿,该员工撤销了之前申请经济补偿金24万元的仲裁申请,后又申请了近61万赔偿的仲裁申请。

我猜想网易公司支付给该员工的N+1经济补偿的金额大概也在24万元左右,所以该员工撤销了之前的仲裁申请。新的仲裁申请的金额多达61万,我想里面有大量加班费和非法解雇的两倍经济补偿金。

而根据该员工在《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中披露的信息,网易公司的考勤系统只显示员工的上班时间,下班时间的打卡只显示“已打卡”而不显示具体的打卡时间,这就为追讨加班费设置了非常大的障碍。

如果仲裁庭在这里不强硬要求公司提供具体的考勤记录(打卡时间),那加班费就无从算起,无从算起就大概率不会被支持……

他的仲裁申请会不会被支持,我只能寄希望于他的文章引起巨大反响后,社会舆论监督对仲裁庭的影响了。


网友对于网易回应的评论

“我可以没有尊严地活着,但是我不能没有尊严地死去。”

该员工在身患绝症后,把曝光网易丑行和通过仲裁为自己讨回公道、维护自己的尊严看作是自己人生的终局之战,其背水一战的勇气和身处绝境依然积极抗争的态度让我敬佩。他做了我们想做而不敢做、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在为他拍手叫好的同时,一想到他身患重病,还要去和各种各样的牛鬼蛇神做斗争,我就莫名地感到压抑。

他的文章在发出短短几天内就达到10万+“在看”,其阅读量应该都超千万了吧?他的文章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和讨论,无非是因为他所遭遇的正是千千万万中国打工者遭遇的,他的痛点戳中了所有打工者的痛点。

不管我们是工厂里的普工,还是高级写字楼里的互联网白领,都难逃成为“赚钱工具”的命运,有利用价值时被拼命压榨,没有利用价值时被一脚踢开。而面对这样的不公待遇,我们大多数人只能忍辱负重,默默忍受。而勇敢的他,选择了抗争。

他说:“每一次的维权都让我觉得举步维艰,也让我对后续的维权有了深深的担忧,我很怕后续的所有维权都成了走个过场。”“但我相信每一个细小的反抗的声音,都会汇成一条汹涌的河。”

反抗,也许短时间内我们看不到改变,可是,不反抗,我们到死都看不到改变。在我们反抗的路上,我们必须一个人去战斗,但是,我们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在我们身后,是千千万万如我们一样正在遭受苦难和压迫的人们。他们,是我们源源不断的力量和新生的希望。

最后借用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的名句“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来鼓励网易被裁员工,鼓励每一个面对不公都勇敢站出来反抗的人。

这个社会会变好吗?我想会的,因为有ta们,有我们!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兰花花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在悲观与绝望中看见真实的自己。反躬自省,向内而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