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漂时光笔记:城中村改造之下的合租生活

胖鲁达 · 2019-08-05 18:2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白石洲清租的消息背后,是众多境遇相似的城中村,和无数的深漂打工者。在持续的流动和暂时的稳定中,我们用照片和文字记录大时代下的小生活,记录一点一滴的冷暖悲喜。



本文照片均由作者提供

去年5月底,还没毕业的小松就从学校收拾铺盖直接来到了深圳。“高租金低薪水”的现状,造就了一批和她一样选择合租的应届生。她和因工作而结识的朋友们住进了龙华区工业区附近的一处城中村里,如今也已经一年有余。

住进这间小屋子的时候,万科的“万村计划”正要席卷深圳市的租赁市场,“改造”、“涨租”、“搬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高频词语,房东的一纸清租通知就可以轻易清退整栋楼的租户。




大张旗鼓的“改造”计划执行到了她们住的城中村,小松苦笑着和她的朋友们吐槽,所幸自己住的这栋楼二房东早早赶在过年这个租房淡季进行了微整改。而微整改就是新装了电梯,屋子里也多了抽油烟机和热水器,然后租房价格也毫不意外地因此随着涨了几百块。

那段时间小松心情最为复杂的是,她既非常开心能够以低廉的价格采购到二手的家具,也非常难受看见一栋栋城中村楼房被清空,她不知道那些被清走的租客们都住去了哪里,但在夏季多雨的深圳搬家,一定不好受。 


在逼仄的房子里,小松和她的朋友们除了想方设法利用收纳规整来赢得稍大一些的生活空间,还需要和根本不知道藏身何处的蟑螂们斗志斗勇,在每一次和朋友们的聚餐之后,厨余、地面都必须被仔细对待,因为屋子里的每个角落几乎都可以是孕育它们的温床。

一次,小松室友的电脑显示器突然失灵了,没有办法开机,送到会修理的朋友那里打开检查,硬生生抠出十来只蟑螂的尸体,场面一度令人窒息。

它们在暗处疯狂生长,长久不息,以至于小松盘算着,这一年来和蟑螂做斗争的经历都能够写成一本抗争指导手册。

而和绞杀蟑螂这种看似大头的小事相比,维系合租室友之间的关系,才是唯一一件值得花心思去做的事情。 


小松的其他三个室友都来自和她不一样的省份,生活习性大不相同,但几乎都是因为深圳是一个“开放、包容、机遇多”的城市,才相聚于此。

她们几个当中,在深圳生活时间最长的有七年多,最短的只有两个月,搬家时携带在身上的行李便是她们在这里生活过的见证。

随手指着某样物件,年轻女孩就能够快速讲出它的来历,“那是姐姐前年送我的生日礼物”,“那是公司年会抽奖得的”。在习惯将流动当做常态的生活面前,偶尔的稳定似乎才更值得被人们所珍视。


对于小松而言,合租生活和学校集体宿舍不太一样。

在真真切切的打工生活里,短短一年时间,她做过产线的生产员,也在市区的写字楼里穿梭过。

在生产线上将等同于生命的时间交给老板,交给车间,交给生产产品的物料,最后生产出来什么产品也不是她所关心的,她只想有个机会能问问老板,什么时候能涨工资。

写字楼里的每个格子间里即是一片小天地,上班下班,汇入人海里,谁也不认识谁。



回到城中村的住处,那里是可以和朋友们嬉笑怒骂的地方,“相互支持”是维系关系的根本,在所有的不如意面前,那里是能够得到保护和歇息的地方。


在风起云涌的城中村改造面前,长租公寓进驻打破了城中村的租房生态平衡,租金水涨船高的现象,似乎并没有成为节点停在过去。

因为在租期将至,却迟迟不敢提续约的小松心里,续约就意味着房租加价,默不作声倒成了安全妥当的处理方式,租客和房东之间平等的关系还没有全然实现。

小椒有话说

你有类似的合租故事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胖鲁达
从前是社会边缘的公益从业者,现在是积极求索的民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