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白天,三个黑夜,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东平怡娇 · 2017-07-05 14:2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为了赶货三天没合眼,最后我在车间里站着入睡……

入睡.jpg

图自网络,画家青藤スイ

你有没有站着入睡的经历?

有一年,我曾经在车间站着入睡。那件事已过去整整十年了,可在我的心里像一个烙印,每想起一次,心就痛一次……

2007年,我进了北京通州区的羊绒衫⺁。厂里是计件的,包吃包住,没有底薪,一个月能拿多少工资全靠这双手。那时一件衣服的工价才2毛,工厂有淡旺季,淡季我还拿过十块钱的工资,而旺季最高可以拿到四千多块钱。可谁能知道这几千块的背后隐藏了我多少的辛酸呢?

这个月,生产进入了旺季。新款的订单到月底都要交货了,一千万的订单呀!每个部门都忙得不亦乐乎。以前领货都是要用抢的,如今厂长亲自推着车一组组地送货,在凳子和桌子上堆成一座座山。而我们就要像愚公移山一样,把货一点一点清掉。

照灯、拽领子、看缝线、翻底……毎加工一件衣服都是重复这些动作。几天内,车间的大门都被锁上了,我们吃喝拉撒都在车间里。到饭点,饭堂里做好饭推进来,十分钟吃完饭,继续干活。我们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厂长在车间里巡视,脖子上挂着口哨,走到哪吹到哪。他生怕工人打瞌睡耽误工作,订单交不上,那可惨了,要付违约金的。听说不是个小数目。

偏偏我那几天觉得身体很不舒服,老是打瞌睡——后来才知道是怀孕了。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交货的最后一天,车间里的气氛变得格外紧张,所有人都在咬牙进行最后的冲刺。组上的货还剩五六十包,一共六百件衣服。那会我不停地打哈欠,一个接着一个。为了避免自己睡着,我干脆站起来工作。还剩最后五包、四包、三包……我的意识啪地一下断了,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把车间里一切都屏蔽了……

突然,尖锐的哨声从我耳边响起。我猛地睁开眼睛,身子有些站不稳,往后退了一步。要是别人吵醒我,我真想上去踹他一脚,可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人正是厂里最大的领导。我偷偷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我迅速地低下了头。

你也太放肆了,站着也能睡着。不就是三天没睡觉吗?我当年赶货的时候,熬了五天五夜都没像你这样,你也太娇贵了。快把手里的货清完!你看别的组,早都清完了,如果耽误了交货,我让你好看!”厂长气愤地说完就走了。我站在那里,心里一酸,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一边赶紧提起一包货又开始了工作。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太没人情味了,熬这么久,连一句安慰都没有。他只担心货,哪会在乎你的死活……

货赶完了,放了两天假。我一回到出租屋,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到床上。这一觉整整睡了二天。

上班了,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车间。同事们都围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我好奇地凑了过去。“你们听说没?上一批赶红月亮的货烫衣部死人了。”“是啊,烫衣部太累了,好多人都走了。厂长把货包给私人了。”“死的那个是甘肃的,他包的货最多。我们才赶了三天三夜,那人足足赶了一个月。听说货赶完后,他躺在宿舍里再也没醒……”我听得心头悚然一惊,速速地提着行李离开了那个厂。

有时候想想,钱再重要,跟生命比起来也就是张纸而已。每当想起北京,想起自己站着睡着的经历,想起那人死在了宿舍,我的心都有种莫名其妙的痛。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延伸阅读:

夜幕降临,又一个夜班开始了 ︳短小说

我特么不想因为你们作秀而被震聋、烫死、砸死、致残啊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