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橘
一线NGO的酱油义工
一个极端的连续故意工伤故事很快被泛化为一种城市中产所想象、资方企业代表所厌恶的“工伤讹钱”现象,而那些劳动者的故事却隐匿不见,因为制造生产而被搅进机器的手脚、身体都不被看见。
2019-07-31
女工说
这一些列连锁反应让我们看到整个环卫机器是如何运作——这架庞大的环卫机器,丝丝入缝,层层嵌合,它通过恶的制度,来“合理”地控制工人、压制工人,也“合理”地来抹除罪恶。
2019-11-2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