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留芒
来自河南商丘,29岁,自2003年南下深圳打工至今在长三角珠三角沿海城市打工13年,受诗歌与摇滚乐影响,在工厂车间里以诗与歌的名义发牢骚长短四百余篇。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在墙外转啊转,直到给提亲的越来越少,父母的焦虑越来越多,自己的无解也越来越深。当这些一起聚集起来,自己想着要好好下功夫对待爱情了,最后也还是没能把爱情的坟墓找到撬开。
2017-01-03
女工说
眼看这样拖下去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就说“无论怎样,找对象结婚是首位,没钱可以借,再怎么难都要借够过小礼过大礼结婚办喜宴的钱。”我想到了上学的时候,大部分农村的父母也都会对子女说“只要你好好学,能考上大学,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的寄语。
2017-01-12
女工说
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雄安设立国家级新区,于是千万富翁组团去到雄安抢房,称不愿再错过好机会。然而,机会只属于“富豪”,我依然咬着牙日夜加班,勉强生存。
2017-04-07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