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海
生于1987年,在车间流水线上写诗歌五百多篇。获得第一界”劳动文学奖“最佳诗歌奖,老舍文学院诗歌高研班学员,皮村文学小组成员。
在这个无尽黑暗的夜里,你如星星一般平凡,一般耀眼。夜晚越黑暗,你就越明亮,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指引着人们前进。
2016-12-22
涨知识
工友之家被搬家,牵动你我TA。
2016-12-29
女工说
本文为工友投稿诗歌。青春如流星飞逝,走南闯北却不着痕迹,只留月光之下拉着行李匆匆逃逸的身影。
2017-04-17
涨知识
我有青春,但它却消耗在螺丝,红色电源线和微型电镀里。我有故乡,但却只能朝着故乡的方向呐喊。我29岁,我有的都是没有...
2017-06-06
涨知识
我从热血青年到大龄剩男用了十四年时光,这是青春的十四年,是黄金的十四年,我把这宝贵无价的十四年都献给了工厂和流水线。
2017-10-24
女工说
本文为“我的奇葩前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今天我们的电台主播悠然为大家读的是一位在外打工十几年的小伙子,写给自己女友的情书。让我们一起来倾听小伙子内心的真实想法。
2017-10-26
女工说
我是一名中国工人,任三点一线的日子在光阴的齿轮中爆裂翻滚,那漂洋过海的集装箱码头上装满了我们一无所有的瞬间追寻。内心的星火呼啸而来,暴雨入胸怀,大风吹不尽,于电闪雷鸣中我扪心自问,何时给自己一次生命的彻底狂奔。
2017-11-23
涨知识
自从外公离世后,院子已有很久没有人去过了,一把生锈的铁锁,锁住的不只是院落,还有沧桑的世事。
2018-01-09
女工说
体育场里疯狂的看客,几乎没有一个是做球衣的。而做球衣的工友,又有几个人有时间熬夜看球。世界杯与我无关,只有流逝的青春属于我。
2018-07-19
女工说
这些年来,农民靠种地生活的希望早已渐渐被土地埋葬,她们被埋葬得越来越深。就像我曾在车间的那些年,一次次怀疑自己的人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创造价值还是制造垃圾?
2018-08-10
女工说